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
西行记 — 风景在路上 XI.岗仁波齐(二)
作者:ykkshijiazhuang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9-28 0:26:08


西行记 — 风景在路上 XI.

岗仁波齐(二)

(1)

岗仁波齐脚下的那个小镇叫塔尔钦,和藏地所有的地方一样,在最高的山坡上飘扬着无数七彩斑斓的经幡、牵挂着人们沉甸甸的心愿,走近了看,你会发现,那些经幡多得似要压断了系在经幡柱上的绳索。那天是2005年9月8日,星期四,黄昏的时候,我曾经攀援到那最高的山坡上,枕着草地,望着太阳一点点地西沉。

纷繁而忙乱的现实生活中,我的生命是被outlook上的时间表分割成一块一块,消耗着光、热与能的。可是我知道,在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生命的核心里,沉睡着另外一个我,似要随时冲破钢筋水泥的樊笼,绽放开沾满了自由的光辉的羽翼,翱翔、翱翔,神游于我曾经留下足迹的美丽的山水间,也向往着那些我从未拜访过的另一片大自然。恍惚间,有时会觉得,这样一些被outlook时间表分割掉的生命是不属于我的,真正属于我的是那些尽管没有创造任何经济价值却挥洒于遥远的山水间的短暂时分,因为正是那短暂的时分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是那么光芒闪亮。有如在岗仁波齐的脚下静静地走着或躺着时,那身、心、灵魂与天地默契合一的逍遥,是那么那么自由而美丽。很奇怪,游走中的那份散漫与洒脱,在回忆中却充满了欣喜与激情,因而无比地灿烂而眩目。

(2)

记得到达塔尔钦的那个有很大院子的旅馆时,是上午9点多不到10点的光景。大家都要去转山,同车的4名旅伴要两两合伙雇两名背夫,尼玛师傅委托旅馆的藏人去找,没多久就找来了,他们就出发了。我一个人留下来,准备第二天和尼玛师傅一起出发。所有的转山攻略里都说,转山走外圈通常要两天半时间,所以大家约好第三天下午回到旅馆里再会。可是又听不少人说,当地的藏民走路很快的,大清早出发,当天晚上就能转完山;除非那些一边磕等身头一边朝圣的信徒。尼玛师傅说他也很久没转山了,想在下午想办法弄些汽油,然后第二天用一天时间去转山,我就决定和尼玛师傅一起第二天出发,这样就会余出大半天时间去看拉昂错。

尼玛师傅不想拉我一个人去拉昂错,因为本身车上的备用油就快用光了,而且越往西走汽油越贵;再说鬼湖本身也没在一开始约定的行程里。于是想骑马去,可是当地的人告诉我,马也不好找,并劝我说,其实我可以走路去到山上的江札寺,半路上就可以俯瞰拉昂错,并且可以仰望岗仁波齐的正面。我就问那么明天如果转山,能不能看到岗仁波齐的正面?他们就回答说转山走的路和往江札寺走的路是不同的,所以看不到。于是我就决定听人劝了。后来一个多月后回顾行程、补习攻略,才晓得那天我走的是所谓内圈转山路线的局部。喝完尼玛师傅帮我要的一杯酥油茶,简单收拾收拾行李,就出发了。

慢慢地往山上攀援,拉昂错就渐渐地呈现在云端。拉昂错在神湖玛旁雍错的西面,据说是咸水湖,周围没有植物,所以被称为鬼湖。书中记载,神湖玛旁雍错通过一道水渠与鬼湖拉昂错相连着,却是淡水湖,让你觉得,有时候大自然确实是超乎你想象地神奇。从远远的山上俯瞰拉昂错的时候,你会发现,那湛蓝的眩目湖光丝毫也不逊色于神湖玛旁雍错。藏地独有的湛蓝天空,云雾笼罩的绵延雪山,因为身处高原而显得平缓实际上海拔高得惊人的山丘,还有青草泛黄的秋日原野,都曾是去年的九月天天看得见却天天也看不厌的藏地景色。拉昂错横陈在眼前时也一样,被远处的雪山与近处的草原合拢着,呈现出与天空一样的湛蓝,对于广袤的藏地而言是再普通不过的景色,对于我却是至今闪烁着惊喜的美丽。

蜿蜒的山路通向山间那座时而露出端倪时而隐藏于视野屏障后的寺庙,越往高处走,拉昂错越清晰而舒展。有一些山水是适合亲密地接触的,有一些却更宜于远远地观瞻,我宁愿相信,拉昂错就是因为更适合从辽远的山间带着距离去欣赏,所以被称为鬼湖。前一天的9月7日我曾经用四小时的时间踏着神湖玛旁雍错的水岸流连忘返,感受到她靠滋润大地而名扬天下的亲切情怀;那一天却用同样的四个小时往离鬼湖拉昂错越来越远的方向登高行进,领教了他虽不威震远方却也独领一片方圆的凛然风度。神湖的水是可以掬捧、可以灌顶、可以膜拜的,鬼湖的水却是要那样凝神远远地眺望,再缓缓地摄入记忆的银屏,如梦境、如幻像、如海市蜃楼。

曾经在很忙很忙的时候,借着MSN诉苦说:眼睛还是红得像樱桃,手心还是烫得能烧开水,不甚踏实的睡梦里还是工作工作以及老板的呵斥… 真的好累啊,让我也过一过行尸走肉的日子,可以吗?此刻,我在想,如果能够,如果真的能过上行尸走肉的日子,我希望能做自由自在地穿梭于神湖鬼湖之间的魂灵,不介意随风吹到东面还是被水漂到西边,我喜欢行走于江湖,哪怕真的是行尸走肉,抑或只是风的影子。

鬼湖拉昂错的美丽,那远远地舒展于云端的一抹湛蓝,是岗仁波齐送给我的又一份惊喜的礼物。

(3)

从塔尔钦出发,向北面的山坡行进大约两个多小时,穿过大大小小的玛尼堆,江札寺就隐隐地出现在一座小小山坡上。

江札寺遥对着远远的拉昂错,最高的一层阳台处有很好的视野,可以极目远眺湖水。轻轻地沿着外廊走过,好听的带着神奇韵律的诵经声,就朗朗地从静静的寺庙深处传过来,凝神静听,面对那样坦荡而旷辽的山水,非物不信的苍白灵魂也似乎能被悄无声息地震撼。

独自一人孤魂一样在寺庙里游荡,如入无人之境,没看到哪里有卖票的迹象,便大胆地攀援到金顶周围,拍了几张照片。下来的时候,迎面碰到一个慈祥的僧人,服饰和普通的藏民没什么区别,面带微笑,与我打招呼,居然是 “hello”, 我很好奇,笑着回了一句“hello”,他就又用英语问我从哪里来。与他问路,说我想去看岗仁波齐,他说穿过对面的半山腰,就会看到,慢慢地走,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回报以微笑,谢过了僧人,便继续前行。

江札寺的后山上,照例是从最高的尖尖的山顶延伸下来的经幡阵,纵横交错一直到山谷;山谷间分布着大致呈三角形状的上百座小白塔,每一座塔的金顶都缠绕着长长的洁白的哈达。细想想,有一点点不可思议,当在世界的很多别的地方,人们在用不啻战争的残酷追逐财富的数值时,在这里,却有人曾用不亚于孝道的精诚潜心塑造了这一方方凝聚了生命的全部信仰的白塔。唯物世俗如我,只有叹为观止。

继续向西北,穿过一个釉鼠出没的山坡,回头时不时眺望越来越远的拉昂错,沿着足迹造就的模糊山路行进,到达了一个布满玛尼堆的更高一些的山坡。一扭头,天啊,真是神奇,在两座山夹出的凹处,岗仁波齐露出了白皑皑的山头,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那么圣洁。向南望到拉昂错的方向,居然有一条河,从塔尔钦的山脚下延伸,蜿蜒曲折,直抵鬼湖。后来才知道,那条河就是恒河的源头孔雀河。海拔6656米的岗仁波齐是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可是我始终不理解,其实他周边的不少山都和他海拔不相上下,却唯独他覆盖着皑皑的白雪。

周围悄无声息,天空依旧蓝得出奇,游荡在海拔接近5000米的世界屋脊上,灵魂随着经幡在天地间摇曳,仰望蓝天白云下端庄而肃穆的岗仁波齐,恍惚有些相信,那里真的居住着神灵。

(4)

远远地望到赛龙寺的时候,我大约从江札寺行进了两个小时,速度比那个慈祥的僧人告知的慢了一倍。呵呵,也正常,既然通常外地人用两天半时间转岗仁波齐的时候藏人仅用一天。我的想法很简单,当地大约晚上九点会彻底黑天,因此我的行程会持续到八点钟太阳快要落山之前;去程是上山,回程是下坡,所以给回程留的时间将是去程的一半左右;我是大约11点半从塔尔钦出发的,那么只要5点之前无论走到哪里都回头,则会在天黑之前安全返回原地。这样看时间还来得及,就往赛龙寺的方向继续行进了。

至今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种近乎震撼的感觉,当岗仁波齐的正身完整地呈现在视野中的一刹那。“哦天啊!”我是情不自禁发出这样一声惊叹的。是在拐过一座山头蓦然一抬头之际,他就那样用摄人魂魄的气势镇住了我的呼吸。从那一瞬间起,我开始彻头彻尾执著地相信,岗仁波齐是神灵居住的地方。这世界上其实真的存在着人类的科学所鞭长莫及的超自然的力量,只不过我不曾见识过而已。但那一刻,我亲眼见识了,大自然的神威是何以缔造信仰的。俊美如岗仁波齐,被人顶礼膜拜是再寻常不过自然而然了。

我呆呆地凝视着神山,屏住了呼吸。那其实是一座像童话中的雪城堡一样的宫殿,基本构造是层层叠叠的金字塔状锥楼。从赛龙寺对面的那道小河谷上仰望,神山离我那么那么近,近得可以清楚地看见每一楼层的间隔,还有那东南塔棱处的云梯以及西南部的一座小碉楼。塔楼的底座上方是几道紧闭的城门,城门上方有几扇天窗也是紧闭的,神大概是在休息。神居住的宫殿是没有护殿使者的,因为神是仁慈的,他喜欢看到人们自由而幸福,而不愿意人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城堡而忍受寂寞和寒冷。神其实是不喜欢抑或不介意凡人的膜拜的,所以他把自己的宫殿建筑在6656米高的世界屋脊上,幽居简出着普度众生。是的,那里,岗仁波齐,是神居住的宫殿。不信的话,眼见为实,你去看看,就会像我一样相信。

后来下山的时候,我和那个印度人说了: I believe in your belief。那一群在赛龙寺对面扎下一片鲜红的帐篷的徒步行者,都是印度教徒,不远千里来朝拜他们的神山凯拉斯(岗仁波齐)以及他们的生命之河 – 恒河与印度河的源头。 那个穿着鲜艳的登山服登山帽和雪镜的印度年轻人,远远地和我打招呼问好,并说他上午在山下就见到过我。我对他说起岗仁波齐、说起我的感想,他露出宽厚的表示理解的笑容。他对我讲到了他们的行程,他们还要沿着印度河的源头和恒河的源头继续徒步20多天。后来他对我说,你一定要再往上走,只要再走大约1个小时,你就会看到一个蔚为壮观的峡谷!我听从了他的建议,因为我想既然我告诉他我相信了他的信仰,他也不会对我说谎的。于是我告别了他独自继续行进了2个半小时,而不是1个小时,去到了那个能俯瞰到美丽峡谷的山坡上 – 那峡谷中的流水,就是印度河的源头, 果真象他说的那样, amazingly fantastic!

我不记得自己在神山脚下徘徊流连了多久。赛龙寺下面其实就是一道峡谷,而那峡谷中的水流,就是流经玛旁雍错、过了普兰、转道尼泊尔、最终淌入印度平原、变成世界上另一个文明古国印度的母亲之河 - 恒河的源头。是的,记载传说的史志里是这样说的,虽然现代地理的考证与此有出入。但是,我相信,当原始的地理还不是现在的地理的时候,传说的描述是真实的。我相信所有传说中的地理,因为沧海可以变成桑田,河流当然就能够改道,正如我相信所有传说中的物种,比如龙凤麒麟鹏鸟,因为当今世界的人们正亲眼见证着地球上的物种一样一样在变成明天的传说。是的,我相信印度河、恒河、马泉河、象泉河都是发源于冈底斯山脉的岗仁波齐,我相信只有如此摄人魂魄的神山的力量才能够造就世界屋脊上千年不变的伟大信仰!静默而伟岸的大自然啊,庄严而肃穆的山峰,数十载寿命的渺小人类何以不对之顶礼膜拜!妄图谱写历史以求永垂不朽的所谓伟人们,晒干掏空五脏六腑的肉身企望永生的所谓帝王们,殊不知只有普度众生的神山、滋润万物的圣水才是这世间唯一能够永恒的存在。

(5)

时不时回首着神山,沿着河谷往下游走,直到岗仁波齐彻底地隐身于身后的群山,却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但是我相信自己不会迷路,因为岗仁波齐与我有缘,也因为知道只要顺着孔雀河走,就会走到山下的小镇。后来终于找到了一道越野车辙,沿着车辙向坡道攀援上升了好久,才依稀辨认出来路,中午经过的江札寺已被我甩在了后方,竟然是懵懵懂懂间走了景色不重复的两条路上山下山。

彻底地回归到出发时的那条山路起始段上,远远地望到山脚下的塔尔钦,依稀仿佛看到尼玛师傅的身影在村口来来回回地晃动,松了一口气。看到那座飘扬着经幡的最高的山坡,就爬了上去。那是被下游的宽阔河谷分裂开的两道山岭间中向东一面的第一座陡峰。席地而坐,极目四望,向南俯瞰得到蜿蜒的孔雀河流向拉昂错的方向,向下就是塔尔钦零零落落的房屋和寺塔,对岸是另一座山峰托浮起藏地迟落的太阳,放眼远处则是藏地无处不在的绵延雪山 – 纳木那尼峰,雪山下是拉昂错那一抹淡淡的蔚蓝。苍茫的绿野蓝天间,有一只鹰在翱翔。仰望头顶,则照例是从身后更高的山顶延伸下来的巨大的经幡阵,因为这里是信仰的力量无处不在的藏地。而那天我顿悟,信仰之所以能够代代相传千年不变,皆因了那神山圣水的永恒。

躺在草地上,望着太阳一点点地西沉落入远山的背后,心随着鹰飞翔,思绪随经幡在黄昏的微风中摇曳,大半日徒步的疲劳渐渐化解到旷辽的天地间。

(6)

回到旅馆时,天已经几乎全黑了。问藏族小姑娘尼玛师傅在哪里,她们指给了我尼玛师傅的房间。进去一看,尼玛师傅睡着呢。轻手轻脚地转身,准备出门离开。不曾想还没全走出来,就听尼玛师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吃饭了吗?饿不饿?扭头一看,尼玛师傅已经坐起来了。就回答说:没吃呢,可是不饿。尼玛师傅就起身穿衣服,说:走吧,请你吃饭去。我说不用了。尼玛师傅没理我的话,自顾自穿上了外套戴上了帽子。

然后,出得门来,尼玛师傅就开始数落我:你这大半天跑到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叫人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这里山上到处都是野狗啊?这里的野狗都是吃人肉长大的!你又穿着一身红衣服戴着红帽子,那么惹眼,要是遇上野狗,回不来了怎么办啊!

我说:走之前不是告诉你我去山上看鬼湖吗?有什么好担心的呀?再说了,你说是担心,可还不是睡得好好的呀!

尼玛师傅急了:你以为我睡着了呀?我在村口等你,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看到你从山路上拐下来才回来!

我就说:你骗人!你明明睡得死死的!刚才叫你,你都听不见。

尼玛师傅瞪了我一眼:还不是因为等得着急生气了嘛!

嘻嘻,我再也崩不住,乐出来了。好可爱的尼玛师傅。原来我从老远的地方依稀看见的那个来回晃动的人影真的是他呀!原来他是在等我、为我着急呢!

我总是如此地幸运,吉人天相,出门总能遇到关心我帮助我的人们。

太晚了,餐馆都关了门,我坚持说不饿,尼玛师傅就带我去寻访了一些熟人。因为他下午没能弄到汽油,所以第二天必须留下来继续想办法解决汽油的问题、不能和我一起去转山,为此他要找到准备第二天去转山的藏人,把我托付出去才放心。如此这番地折腾,直到终于打听到第二天早晨有一队人马出发、弄清了时间地点,才放心地回来睡。

那一夜睡得特别香,一整觉睡到早晨。

(7)

居然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往事了,尽管感动的瞬间依然历历在目。2004年9月的新疆,2005年9月的西藏,太多太多难忘的细节,使得九月仿佛凭空多了许多周年的纪念日。

过年的时候,在冰天雪地的延边老家,蜷缩在温暖的炕头、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同样冰天雪地的阿里北线和神居住的高山宫殿岗仁波齐,都曾暖暖地在眼前浮现,牵起的是心头最柔软的祝福。我曾把那一刻最柔软的祝福送给了远方心爱的人们。

曾几何时习惯了一个人的天涯海角,而今却似乎明白,这世间终究有一些人和一些事是无往而不在的牵挂。

在我的电脑里,用word文档存的文件如果是中文的名字,就会出现乱码,所以这篇《西行记》在电脑里存的是英文名,叫做 “Lost Soul in Tibet”。

刚刚看到那个写阿里游记写了两年的阿里猪猪在我几近一年后重续的上一篇阿里游记后的留言,感慨而感动。但其实对于我而言,坚持写游记只是一种形式,因为实质上我的灵魂连一刻也不曾离开过阿里,我的思绪也从不曾以为游记是中断了,而仅仅是没有时间去续写而已。所以九个月对于继续游记而言,并不觉得长,曾经的温情与感动也并无丝毫的减弱,依然如此刻般涓涓滴滴在胸膛里徜徉,淌过心头、流过指尖,通过键盘变成一行行与网络共享的文字。

而我的思念已无从停止,因为我的灵魂,或者如果灵魂也可以分割的话,我灵魂的一部分,是分明留在了曾经走过的那片神圣而美丽的山水间的。所以只要我活着,就会写下去,不是因为游记需要坚持,而是因为思念需要倾诉……

海女

2006年9月24日星期日 - 9月28日于大连家中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粤西:青山隽秀,风景独好2
·粤西:青山隽秀,风景独好
·西行记 — 风景在路上 XI.岗仁波齐(二)
·过客是风景
·[蜀南竹海风景区]
·[万州风景区]
·西行记 — 风景在路上 X. 岗仁波齐(一)
·[黑河] 五大连池风景区地图
·[西岳华山] 陕西华山风景区导游图
·[江门市] 江门市新会双水关帝旅游风景区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黔东南的江南水乡:镇远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大理篇[组图]
·泸沽湖,亚丁穷驴行,千元拿下(游记全文和图)二
·跨越点苍山、登顶马龙峰攻略
·云南:当雪山爱上冰川
·寻找生命中的格桑花
·版纳的惬意七月-(1)
·深入汉中栈道多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观钱江潮记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72小时玩遍上海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德天,北海,涠州岛流水账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