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
我和西藏的约会(五,一切皆有可能的八朗学)
作者:jeepboy1109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7-26 3:37:17


格来20岁开始学习开车,30多年来从来没出过大大小小的事故。这是他一直以来特别觉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只要多喝上几杯,他一定就要说:我年轻的时候能喝2斤白酒。可是开车从来就没出过事故。不过他左手的无名指少了一节,据说是年轻时在收割青稞时被脱粒机卷掉的。格来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在他那一代人里算是很高的,身材也颇为魁梧。看过他30出头时的照片,算得上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初次到他家里,看见他老婆的时候,我认定年轻时一定是当地的美女。从他老婆注视着他的笑容里,我能看出美女配英雄,一辈子过得还是有滋有味的。以前只要我们一起出门或者是刚刚回家,格来的老伴就总是要求我不要让他喝酒,或者是盘问是不是路上又喝酒了。看得出老伴对他的关心,也能推测出年轻是这个女人会多么地在意这个男人!从格来回到家里脸上荡漾着笑容和他的怕老婆宣言也可以看出些许的端倪。


格来一家住在距北京路很近的一条小巷子里,是一个和老北京城区很相似的大杂院。10几户人家住在一起,共享一个有500多平米的大院子,全部是藏族人。格来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家里买了两辆丰田62的越野车,父子两人都以开车为生,老伴和女儿都没有工作,负责男人的饮食起居。开旅游车一年有10来万的纯收入,除了房子很旧以外,家里的电视、冰箱、洗衣机、音响等等电器都很齐全。就算是在内地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康之家了。格来告诉我因为心脏不是很好,今年他已经不怎么出车了。女儿结婚了,招了个上门女婿。儿子一辆车,女婿一辆车,自己当老太爷了。

格来约我晚上去他家里吃饭,我说晚上可能要和那三个人在一起。送走了格来,我才开始认真地打量眼前的八郎学。院子里依旧是一个越野车总汇。来自全国各地的车都有,北京的、广东的、四川的、云南的。丰田、三菱、雪弗来、路虎,形形色色的颜色和外观,各式各样的改装。其中突兀的停着一辆来自成都的奥拓,一副很乖巧的样子,在里显得特别的扎眼,仿佛在嘲笑周围这 堆高大的四驱、大脚的怪物。连我都上来了,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原来在一楼的餐厅被移到了豪华间所在的那栋楼的楼顶平台上,看来价格也一定是上楼了吧!每次到拉萨我一定住在八朗学,从来没去过其他的地方。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这里是一个缘分的空间,是一个让你充满想象力或者说让你的想象力不怎么够用的空间。在这里你可以结识形形色色的人物,歌手、画家、作家、摄影师、破产的老板、刚刚离婚的城市白领。。。 。。。

不同职业,不同状态的人们心中怀着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梦想聚集到一个相同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寻找友谊、爱情、一夜情的对象。。。。。。。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而没有不可能发生的!

去年我一个人去了珠峰大本营,叉子说3天以后回北京,而且拿走了3000元的经费,一脸的真诚。5天之后,当我的车回到北京路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叉子麻竿儿般的身影还在人群中晃荡。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说走了吗?我还以为他已经在北京了呢!原来还在北京路上,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和他手牵着手。我当时的感觉就像麦克老狼,眼珠子几乎掉下来。把车慢慢靠近,大声断喝,叉子回头看见我,仿佛是看见了外星人——他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被我撞上。

反正晚上不能和他睡在一个房间了,借着酒精的力量,我开始审问。叉子说,那个姑娘是广东一个旅行社的导游,带一个团来拉萨。送走了团,一个人请了假留下来玩几天。在八朗学遇到了正在收拾车准备回北京的叉子。叉子算是个老西藏了,一翻口舌如簧的介绍,妹妹就和他出去转了一天。第二天,妹妹有来找叉子当免费的导游和司机。叉子干脆把要回家的事情忘到了爪哇国去了,当天晚上叉子以省钱为名和妹妹住进了一个房间。叉子大着舌头向我解释:“其实我什么想法也没有,真的是为了省点钱!那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第三天晚上拉萨下雨了。妹妹一个人睡不着,说特别冷。我就掀起被子说,睡过来吧!两个人一起就不冷了!”叉子梗着脖子说:“就这么简单!”

的确,在八朗学一切都这么简单,在你不经意间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5.8 拉萨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10点多了。其他的3个人去了布达拉宫,我一个人把车开到协和—— 可能是拉萨最好的修理厂去做保养。

在旅游的旺季,协和修理厂的院子里车满为患,院子里象一个巨大的停车场。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有工人开始招呼给我的“小情儿”。三滤是一定要换的,然后就是底盘保养。减震器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还算比较令我满意。出门之前看着她那几条细细的减震器,我实在是担心他们随时会在颠簸的路上崩溃。底盘打过油,我开始让工人换机油和清洗发动机和喷油嘴。机油的颜色就无须形容了,更要命的是清洗发动机和喷嘴的清洗剂流到收集器里的时候,就象是刚刚酿造好的酱油,黑黑稠稠,在阳光的照射下特别的有质感。空气滤清器里的细小尘土可能有二两重。难怪在那木错连一个小坡都爬得那么吃力。

这是我第一次开电喷的车上高原。化油器的车维护起来比较简单,只要你不懒,每天清洗化油器,一般不会因为油路堵塞出现动力不足的问题。实在不行了还可以把化油器拆下来,解体清洗,自力更生都可以解决。但是电喷的车你在野外无论如何也进行不了这样的工作。此外,在高原上会产生一种非常细小的尘土。他们几乎无处不在,见缝就钻,比黄土高原的尘埃的颗粒还要小很多。不论什么措施都防不住他们。后来的路上我一直在和它们作战。所以在西藏,你看到的丰田车绝大部分都是化油器的车型,极度适合高原的气候和油品质量。有时候我不禁慨叹,技术的进步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对人类的帮助更多些,还是给我们带来的不便更多?后来在一个电视节目里,看到洪晃调侃她那些拥有路虎 RANGEOVER的朋友们根本不能把车开出北京的时候,我再次感到所谓技术进步给我们开的这个玩笑!

出了协和修理厂,一个人漫无目的在拉萨的街头开着车闲逛。如果不是街道两旁的商铺、饭馆、发廊和广告牌上面的藏语,你会觉得你完全置身于一个内地的城市了。除了这个城市中的庙宇和喇嘛还有着象征的意味,到处都是身着各色冲锋衣,脚穿登山鞋,操着各国各地语言的游客。而在大昭寺里,当你看到穿着皮鞋,带着手表,正在打手机的喇嘛时,我有种在读一本黑色幽默小说的感觉。

这个作秀的时代,人们选择了来西藏旅行作为一件有别于工业化的外包装。西藏似乎成为了一种时尚。“我每次在拉萨街头胡乱转悠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一些身上穿着硬绑绑的GORE-TEX外套、脚上套着高筒野外靴,腕上带着那有海拔计、温度表、指南针、刮胡刀、手榴弹、防狼喷剂、脱毛器……等等乱七八糟数不胜数功能(反正我就从来没闹明白过)的拉风酷表,身上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来的乱七八糟金属拉风玩意儿的大侠,就那么叮当作响的雄纠纠、气昂昂地立在拉萨繁华的街头,在他身边,是慢慢走过的大妈大婶,大家相安无事、熟视无睹。那场面好像是一个全身盔甲的宇航员回地球的时候误降到了一个菜市场里,然后大家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去,卖菜的照旧卖菜,买菜的照样讨价还价,宇航员也望着天,看什么时候天上降下来一支火箭到菜市场接他。”这是一个网友对他在拉萨街头所见的评价,我第一次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简直是对他“宇航员”和“菜市场”的形容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想像那些磕长头的人们一样,拜上他两拜。

太多来西藏的人们为自己一个简单得的不能再简单的行动寻找了太多的理由。“寻找自我”,“挑战极限”,“心灵的激荡”,“最后的净土”。。。。。。。。。。。当这些许许多多穿盔着甲的旅行者或探险家来到高原上时,他们似乎更执著于自己手腕上专业得不能再专业的GPS或者登山表上那小小的显示屏上那几个小小的阿拉伯数字,又上了多少多少米大概会成为他们日记或者给朋友的电话里反复提及的数字。他们给自己和别人强调着“海拔多少米处空手行走相当于内地负重多少斤行走”(注意这个“相当于”,这是给高原下面的人展示的),于是每一个能到西藏的人都成了一种象征,象征着他们的勇敢象征着他们的脱俗象征着他们的特立独行象征着他们的不羁潇洒。而后几条这几乎就是时尚的构成之一,于是顺理成章的这成为了一种时尚,而西藏也成了展示的舞台。回去以后再写上一些“啊!西藏”之类的狗屁文章。而在记录中,旅行的路程中都是无比的凶险,仿佛谁不说这些谁就是傻X一般。

但是对于绝大部分出没在西藏各个城市和各条进藏线路上的人们有几个不是出于完全自愿的而来到这里的呢?你们不是科学考察队,也不是高原上的汽车兵,其实就是来玩而已。所以叉子和我总是说,“我们就是出去玩,不是去玩命!” 无论你描述的场景是多么的可怕和你是如何的九死一生,那不过都是你自主选择的结果。他们会成为你生命里一段不能被其他人重复的经历,但永远成为不了你作秀的舞台!

我看过很多朋友在网上所谓历险、死人的故事。西藏的很多地方的确比较凶险,但如果你只是抱着去玩的心态,做好认真的准备,量力而行,根本就不会出什么生命危险。出事的朋友99%都是违背了上述两条基本原则。比如我们的翻车事故,如果车里的人都系着安全带,在50-60公里的时速下,绝对不会有重大的人员伤亡。当我回到北京后不久,就听到了北大山鹰社的同学在希夏邦马遇难的消息。在听到他们讲述具体经过之前,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高度或者是线路对他们太诱惑了!叉子在一次喝得有了七分醉意的时候,一手端着酒杯说:“ 我们那时候是没办法,不管路多危险,我们都要去。死了算因公殉职,要是我们出去玩,跟别人说是玩死的,那不是傻X吗?”我不想说那些已经罹难的同学是为了作秀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只想说为了一种完全自我的体验,付出这样的代价是否太大了?我有幸结识西藏登山学校的尼玛次仁校长,和他聊起过登山和探险。尼玛说登顶珠峰是他一直的梦想,当他不是主力队员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机会。当他终于成为主力队员,上到8300米的时候,距离自己的梦想只有咫尺之遥的时候,他动摇了。他说,那天晚上他自己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觉得体力透支,如果继续向上攀登的话,应该肯定可以登顶。但能不能够活着下来,心理完全没有把握。他在帐篷里翻来覆去地斗争了一个晚上,最后的决定是放弃。我问他,你觉得遗憾吗?毕竟只有那么一点距离了?他说,遗憾!但是不论什么都没有生命宝贵!

  当“宇航员”们把走走川藏线、新藏线,爬爬珠峰大本营等称作探险的时候,成千上万黑红脸膛的高原人正以爬雪山时的背夫、向导或走新藏川藏线时的司机等身份陪伴着“宇航员”默默无闻地如蝼蚁一般行走在地球的最高处。当那些在高原下面物质享受充分且过剩的人们在夸张地诉说着自己找到了最后的净土时,这些陪伴他们探险的人却总是远离聚光灯的,没有人会告诉他(她)们这里是海拔多少多少米。不为别的,似乎只因为他(她)们是高原人,他们如此自在的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是天赐的,然后又顺理成章地被来此地探险的“探险者”们夸张成了不可思议。

而拉萨作为这个舞台的中心也同样在被过度的物质逐渐改变着,充满了各种相互矛盾又相互纠葛,互为因果的种种图画。你可以看到大昭寺正殿下五体投地的信徒,也可以发现拿着手机的喇嘛;围绕着八廓街转经的老者和鳞次栉比的发廊和成群结队来自四川的小姐。而从我的一个刚刚从拉萨回来的朋友带来的转经桶上,我居然发现了一行小字:苏州工艺美术品厂制造。物质化的痕迹无处不在,年轻的一代藏族人对神和佛的信仰远远不及他们对现代生活方式的追求。就像老格来向我抱怨儿子的车里总是出现各种美女的招贴画,甚至骷髅头。格来说,这不吉利!所以我从来不开他的车!

格来家的老房子马上就要拆迁了;狮泉河要修一座供旅行者专用的机场;通往珠峰大本营的路要翻新;219国道要修成等级公路。拉萨会变成钢筋水泥的丛林吗?从布达拉宫广场边的老北京涮羊肉餐厅的二楼向下望去,北京路华灯初上,远处的霓虹灯闪闪烁烁。印象中拉萨早已渐渐离我们远去。在今年我为准备去墨脱徒步浏览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帖子里描述了和他们一起徒步进入墨脱的川籍小姐。同时说明墨脱已经有了歌舞厅,小姐的价格是外面的三倍,云云。我禁不住放声大笑,同时想起我和禾大壮在冈仁波齐转山的路上调侃,会不会在几年以后,塔钦也会出现像拉萨一样众多的发廊,有穿着暴露的女郎在门口招呼各路来宾。记得我们两人在说完这番话之后面面相觑之后放声狂笑。这种景象会成为可能吗?可能,也不可能!在神山脚下开妓院是对神灵的亵渎吗?是,也不是!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西藏行记 (青藏线、巴青、骷髅墙)
·[西藏] 山南地区示意图
·[西藏] 阿里地区示意图
·[西藏] 西藏地图
·[西藏] 西藏徒步地图
·“圣山脚下机械文明的触角”—西藏雪域行游记
·我和西藏的约会(十三,平凡的祝福如此难以描述)
·我和西藏的约会(六,甜茶馆与老格来)
·我和西藏的约会(五,一切皆有可能的八朗学)
·西藏游记:回望天路直通之旅图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黔东南的江南水乡:镇远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云南:当雪山爱上冰川
·泸沽湖,亚丁穷驴行,千元拿下(游记全文和图)二
·跨越点苍山、登顶马龙峰攻略
·寻找生命中的格桑花
·天堂的瑕疵 旅游带来的是什么?
·杀手日记---青羊宫(MAD版)
·深入汉中栈道多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