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
我和西藏的约会(六,甜茶馆与老格来)
作者:jeepboy1109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7-26 3:39:59


5.9 拉萨


昨天和格来约好早晨8点一起去光明甜茶馆喝茶。格来每天4点就起床,然后去大昭寺转经,同时也当作最好的身体锻炼。我是属于比较懒惰的人之类,谁叫我属猪呢?我原来的想法是格来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八朗学的门口,我在用几分钟的时间穿衣下楼。不过这一切美好的愿望全部落空了。

拉萨的5月初的清晨气温还很低,加上昨天夜里又下了一点点小雨,而我又不想把窗户关上。5点左右一阵小风吹进来,把我冻醒了。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实在是懒得起床去关窗户,所以只好把身上的被子裹紧,把脸转到面对墙壁。说是墙壁,实际上就是一层薄薄的木板把房间隔开。隔壁住的是一对小情侣,昨天下午在院子里遇见时还打了个招呼。此时在薄板的另一侧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和低低地对话声。几分钟后一个女孩子的呻吟声穿过木板进入了我的耳膜。能听得出来,女孩子的嘴里一定是咬着什么东西,尽量不使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还算是克制。但是5分钟后,一切都已经变得失去了控制,亲吻的声音,肉体碰撞的声音,呻吟的声音,床铺的吱扭声响成了一片。特别想使劲捶捶板子提醒一下,但是仔细想想他们能选择这个时间也是做了充分考虑的,以期尽量不影响上下左右的邻居。还算有点公德心!只是我的觉已经是完全不能睡了。

一直挨到格来出现在八朗学的门廊里,我迅速地下楼和他一起逃离八朗学的院子。

光明甜茶馆同样是一个汇集着各色人等的地方,与老舍笔下老北京的茶馆有着太多神似的地方。甜茶馆极似七十年代在北京四处可见的老式粮店或者是杂货店。用红漆刷写的店名已经显得暗淡而有些残缺,门的两旁各有一个烟摊,就像两个守卫。几乎完全是木质结构,木头的门,木头的窗,木头的桌椅。而所有这些木头都被各种各样的油浸泡得黑黝黝的,散发着藏区特有的酥油味道。格来告诉我每天清晨,茶馆老板在一个小瓷罐里,放上半斤左右“甘丹嘎巴”(一种西藏特有的植物),用火点着,在店堂里挥动,客人们有的用手把香气往自己身上扑。这是一个传统习惯,人们认为这既能改善空气,同时也能避邪。就在这香气里,人们喝下一天里的第一杯甜茶。我从来没有在茶馆刚刚开门的时候光顾过,所以也就没有缘分目睹这个场景了。

说来,甜茶不像酥油茶和青稞酒一样,发明权不属于藏人,它是一种外来的饮品,但藏族人早就把它纳入自己的生活中,使之成为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饮品。关于甜茶是怎样传入西藏的,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人说英国人入侵西藏时,将喝甜茶的习惯留在了西藏;也有的说这是受印度和尼泊尔的影响,因为那两个国家是甜茶的故乡。那里喝甜茶很普遍,家里来了客人,要用甜茶款待,街上也有卖甜茶的茶馆。但是对领略过异国习俗的人来说,西藏的甜茶和那边的甜茶味道不一样,浓淡也有很大区别。但不管怎样不一样,做茶的茶叶都是一样的,是红茶,甜茶必须用红茶来做,不能以其他茶叶代替。西藏不产红茶,红茶在过去随着贸易交往和商贾来往,慢慢走进了西藏高原。与印度毗邻的亚东和江孜的甜茶,做法和饮用,就比较接近印度和尼泊尔的习惯。

我和格来进到茶馆里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茶馆里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茶客。一般来说老茶客们都有自己相对固定的座位。我只需要和格来走进去,总是有地方的。这里是一种‘江湖’,但它是一个和平的江湖。光明甜茶馆的茶客几乎是青一色的藏人。在甜茶馆里,你能看到牧民、城市人和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你能看到高僧大德、机关公务员、文化人,乞丐、残疾人,在这个环境里他们都可以共处。偶尔也有外国人来这里,但是由于语言不通,就只好自己喝自己的。

与外面强光耀眼的街道相比,昏暗的甜茶馆是另一个世界。清晨的阳光从木窗的窗棂间射进来,被窗棂分割成一道道的光束。茶客们不停地抽烟,烟雾缭绕在茶馆里,在阳光的照射下袅袅地弥漫开去。茶客们在逆光里,时不时的大笑,一拨人的声音淹没了另一拨。偶尔冒出几句汉话或外语,立刻就被压下去了。茶客们本来就晒得黑,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就成了一大片黑糊糊的影子。烟雾缭绕中一个蓄着小胡子的问坐在他对面的人:“这两天生意咋样?”对面的人喝了口甜茶后说:“昨天有个家伙坐我的车,醉熏熏的,没给一分钱,我拿他没法。”人们发出一通哄笑。在昏暗的光线中,有几大块绛红色的袈裟格外醒目,每天都有僧人到光明甜茶馆来喝茶。我旁边,一个老人带着金色的戒指,在吃藏面时,他手指上闪烁着微弱的光,晃来晃去。有个40 岁左右的男人不停地抽烟,戴着一顶灰鸭舌帽,黑皮夹克始终敞开着。他的烟抽完,就叫服务员帮他去买烟,服务员问他:“啥烟?”他回答:“你给卖烟的大姐说,她知道的,戴鸭舌帽的,要什么烟她知道。”这就是资深茶客的风度。

我从口袋里摸出十元的散钱放在桌子上,我和格来总是可以把这些钱喝完,然后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家。倒茶的姑娘马上拿出两只透明的玻璃杯,倒上甜茶,倒一次茶,就自行从桌上收一次钱。这种付钱形式体现着卖主与客人之间的极度信任感。浓浓的奶香夹着涩涩的红茶味,回香绵长,不告诉你你绝对想不到这甜茶是奶粉兑的。和酥油茶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我问格来,为什么喜欢每天来喝茶,他笑着说:“不来喝茶,就像缺了什么东西,心里不舒服。家里的甜茶不好喝,除了这家茶馆,别的我都不去。别的茶馆浓度不够,喝多了嘴巴会发酸,在这儿喝多少都没事。”端起一杯甜茶,满满的奶香弥漫在鼻中,咪一口,浓浓的甜味立刻散落在胃里,一股暧暧之意油然而生!美好平淡的一天就从这时开始!喝饱了甜茶,我基本上可以做到在下午两点以前不会觉得有很强烈的饥饿感。

在茶馆里,野狗不时走窜于人的脚下,到处寻找食物,还贪婪地望着正在吃饭的人嚼动的嘴。还有一些干脆睡在桌子下面,任凭人们高声的谈话和走动。在茶馆,不时有进来要求布施的僧人和要钱的乞丐,他们在你耳旁诵经或唱歌,茶客就从桌上的钱里拿出几角或几元给他们。不少擦皮鞋的小工背着木头箱子,在店堂里蹿来蹿去,干活的动作很利索。

在这里可以听到案件的各种版本,新闻的各种评说,以及八廓街的往事。各种各样的故事,和香烟的、酥油、藏面的气味混合,流动在甜茶馆里,这些故事是一种小小的史诗。据说在解放前,西藏的嘎厦政府下达政令时,要先在甜茶馆中张贴,这样,政令才会很快的传播出去。在这里,陌生人能很快成为朋友。在这里,没有贫富之分,没有民族之别,没有富贵之异,你可以无拘无束,就像在家一样舒心惬意。在这里,你可以最大限度地理解平等的概念。退休的老人、商贩、国家干部、出租车司机、人力车夫、僧侣、乞丐和野狗都平等的相处在一个江湖之中。这可能是人们喜欢甜茶馆的根本原因吧!

5.10

刚刚8点多一点点,我就被院子里的喧闹的声音吵醒了。今天陆战队、星星和亚丽要出发去珠峰大本营,格来的女婿普布开车。我穿着一双拖鞋有点似醒非醒地站在八廊学三楼的楼梯上看者他们在院子里忙碌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懒洋洋地点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和他们挥手告别,目送着普布的车开出大门,我知道和这三个人的旅行已经彻底结束了。

我的计划是花上一周的时间去山南去转转,当务之急是找到几个人和我一起分担费用。吃过了早饭,我在八廊学的公告栏里贴了条子,说明时间和路线希望有人响应。回到房间,我看着地上成堆的遗留物品发呆。他们携带了太多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大致清点了一下,有2瓶液体酒精,2大盒50支装的蜂王浆,2大包药棉,1大包绷带,7-8个水果罐头,4个鱼罐头,各种消毒纸巾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零食。而我准备的一些急救药品却不知了去向。早晨陆战队还把我的登山裤拿了去,说山上可能太冷,他的裤子太薄了。想到这里,我不禁一个人在屋子里破口大骂“王八蛋!”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在路上发生的一件事情。我和叉子的车前轮的轴承烧死了,我和叉子把轴承扒出来,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野外把烧死的轴承从前轴上拆下来。在拆卸前轴的时候,因为千斤顶在土路上支撑不稳定---- 虽然我们在下面垫了木头。稍微一用力,千斤顶一下子歪向一边,车子到向没有轮胎支撑的一边。我当时正坐在车边擦拭那个该死的轴承,看看是否有希望拆下来。面对着砸下来的车身,我虽然躲避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我的膝盖还是被中重重的顶到了一下,立刻就肿了。要不是我们在车下垫了一个轮胎作为保护,我的腿恐怕立刻就完蛋了。没有办法,只好让另一辆车拿着前轴先向前走,要找到一个有电气焊的地方把烧死的轴承切割下来。我们没法估计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样的地方,而且一来一回要多少时间。于是叉子让我们车上的上海妹妹和另一辆车一起走。我们两个留下看守不能继续行驶的汽车,同时做好在车里过夜的准备。刚刚送走上海妹妹,我和叉子回到车里就发现了一件让我们同时骂娘的事情。上海妹妹把我们挂在座椅后面的两个水壶全部拿走了。我们完全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的逻辑是什么?以为我们没有水可以在戈壁滩上熬过不知道是一天还是两天的等待吗?出发之前,我和叉子在车的后箱里装了一桶饮水机用的大桶纯净水,但是从来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过,上海妹妹绝对不可能知道。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行走,我和叉子感到背后凉飕飕的!

在严酷环境下一起行走的人之间是需要一种强烈的,相互之间的盲目信任的。如果没有这样的相互信任,出现任何情况就都变得可能起来。抛弃、背叛、相互的争夺。。。。。。。。在有限的资源面前人性当中最恶劣的基因会暴露无疑。当我准备完成这篇游记的时候,在内蒙的沙漠里又有驴友不幸身亡。当我回想起可爱的上海妹妹时,我不禁想问那些在一起同去沙漠深出的朋友们:在互相连姓名都不知道的一个团队里,你能把你的生命托付给谁呢?当两周后我和禾大壮在那木错湖边上一起度过那个不眠之夜时,我和他都深切地体会到了这种信任和责任的力量。所以我和叉子都一个小小的腰包,里面除了自己的各种证件外,还有可以提供一周左右能量的巧克力和压缩饼干。无论什么时候,这个腰包都挂在身上,就算是在开车也不离身。反正我和叉子从来没向其他人讲过这里面的秘密。就是星星他们问我,我也只是说都是证件。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需要使用他们的场景,我也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我会怎么做。会不会和自己的同伴分享那些仅存的食物。但是只要我一看到上海妹妹,我就认为我做的准备无论如何都不算过份!

收拾完屋里的东西,我就去了八廊学对面的网吧。坐下没有多久就开始觉得口干舌燥,鼻子里是干的,自己的嘴里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嗓子里就象是在燃烧一般。跑出去买了两瓶可乐,可是喝下去一点缓解的迹象都没有。到了下午,鼻子彻底堵塞了,嗓子也肿起来了,嘴里一点唾液都没有,嘴唇也开始开裂。我知道这是我特有的高原反应开始了。高原的气候比较干燥,辐射特别厉害,再加上十几天来蔬菜吃的少,而拉萨满街都是川菜馆子,辣椒是必不可少的佐料。我只好回去拿上我的水壶坐在网吧里不停地灌水和上厕所。到了傍晚时分,我自知完全顶不住了,嗓子肿得几乎失声。于是悻悻地找了家药店去买了些金嗓子喉宝和消炎药。

吃过了晚饭,当我回到八廊学的三楼时,有一个姑娘在门口等我。是看了我发的帖子找来的。称眼前的这个人叫做姑娘实在是有点勉强,仔细打量发现她的年龄应该在30岁上下,和我的年龄相仿。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身上是一件运动服,一条并不肥大的牛仔裤穿在身上还是显得有点逛荡。我第一眼看过去的印象就是一个字:瘦!她长着一张非常典型的两广地区的人的脸型,颧骨和眉骨突出,脸窄窄的,下巴尖尖的。当她抬手把眼前的头发向后梳理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的确与众不同。她的手上几乎没有一点的肌肉和脂肪组织,每个关节都凸显在外,手上的静脉清晰可见,手指修长。‘白骨精!’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了这么个词。

她告诉我她叫阿芬,是广州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难怪她的手那么的特别,原来是专业人士。阿芬同时告诉我,这是她第六次来西藏,这次特别想去阿里。这不是送上门来的伴儿吗?随着谈话的深入,她提到了很多我认识的人,都是经常往西藏跑的家伙!包括叉子还有在国家地理杂志工作的几个朋友。前几次来西藏都是和他们在一起的。去了双湖,看了鲁郎看林海。。。。。。。说起她的经历,我不禁开始怀疑,她那如此瘦弱的身体里哪来的那么多能量来支撑她?尽管她的体重很轻。一个月后在神山脚下,她给了我一个实实在在的惊讶。

我们很快就对山南的行程达成了共识。我们从南线去,过加查、郎县、米林到八一。回来的时候走北线,全程都是黑色路面,在巴松湖玩上一天。然后翻米拉山口回拉萨。正在说着行程,有人来敲门,进来的是一个黑胖子,在兰州的一家银行工作。我和阿芬都叫他银行家。他说他的朋友因为道路塌方,被困在夏鲁寺了,他一个人在拉萨等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做。而且银行家也是个色友。长枪短炮带了不少,让我啧啧称奇的是,那家伙居然背了一支500焦距的定焦镜头,说是要在八廓街去拍转经的藏民。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在说笑,银行家立即回到他的房间把他的大炮抬出来给我看。我之所以用“抬“是因为镜头装在一个金属的箱子里,银行家从2楼把它搞到3楼就有点气喘吁吁了。这样的镜头在高原的野外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97年和叉子一起加上几个用相机吃饭的朋友在鸟岛,他们那两个金属的摄影箱几乎让全体人员牺牲在通向小山顶的台阶上。我们几乎是走20个台阶就要停下来拉一阵风箱。叉子几乎吐出来。但是我最后的收获是,终于搞清楚了那些台阶一共有88级!!!

我劝银行家不要带那支令人疯狂的镜头了,在车里我没办法百分之百保证它不出一点问题。但是银行家说把它留在拉萨他一样的不放心,不知道把它托付给谁?我说那一路上你就搂着你的宝贝儿吧!于是,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胖的瘦的,黑的白的,男的女的,明天要一起在路上了。在八廊学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西藏行记 (青藏线、巴青、骷髅墙)
·[西藏] 山南地区示意图
·[西藏] 阿里地区示意图
·[西藏] 西藏地图
·[西藏] 西藏徒步地图
·“圣山脚下机械文明的触角”—西藏雪域行游记
·我和西藏的约会(十三,平凡的祝福如此难以描述)
·我和西藏的约会(六,甜茶馆与老格来)
·我和西藏的约会(五,一切皆有可能的八朗学)
·西藏游记:回望天路直通之旅图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黔东南的江南水乡:镇远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云南:当雪山爱上冰川
·泸沽湖,亚丁穷驴行,千元拿下(游记全文和图)二
·跨越点苍山、登顶马龙峰攻略
·寻找生命中的格桑花
·天堂的瑕疵 旅游带来的是什么?
·杀手日记---青羊宫(MAD版)
·深入汉中栈道多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