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
西藏行记 (青藏线、巴青、骷髅墙)
作者:勇敢的卜卜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8-5 18:04:07


西藏行记

今天醒来发现闹钟已经指向中午12点,而我却好像只睡了几个小时。完全清醒前的几分钟,脑子里全是在西藏遇见的人的面孔,恍惚中仿佛我还在马头行者的客栈里,和叶子、苹果、山鸡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

起来照镜子,看见自己的皮肤被晒成了纹路细腻的黑黄色,就像那些曾经递给我酥油茶、糌粑和酸奶的手。“今天一过,都是往事”,这是我在拉萨的第一天,在一个精致的书吧里看到的一句话,感触颇深。

在西藏的日子里,我好几次想回上海,回我舒适的小窝,看电视,吃肯德基。但是如今我回来了,却发现两个礼拜的西藏之行,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烙印,就像寺院墙壁中若有若无的刻痕,总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拨动我的心弦…

青藏线-通往天路的脉络

塔尔寺

7月19日我从上海出发,乘飞机直达西宁。机票全价,近两千元大洋。售票的旅行社说因为青藏铁路开通,原本夏季就是旺季的西藏旅游更为火爆,所以我很担心到了西宁之后会没买不到进藏的火车票。

两个朋友已经从浙江乘长途汽车先我而到,住的是西宁桑珠青年旅舍。旅舍从外面看上去颇像一个破败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灰墙灰瓦,店内布置的到很有藏域风情。因为大部分来的人都是匆匆赶着进藏的旅客,所以人气不是很旺。

我和朋友们碰头之后,就赶去火车站打听行情。火车票的官方价格虽然不贵,但是手续费已经涨到了伍佰元一张,听说7月1号铁路刚刚开通的那天,票价曾经飙到8千元一张,真是夸张。于是我们决定包车进藏,一路上既可以玩,又能随时停下来拍照,还能在旷野中唱山歌(尿尿的雅称),路上一共四天时间。

第二天上路,第一站是塔尔寺。塔尔寺座落在湟中县的莲花山上,距西宁25公里。寺庙距今有六百年的历史,是西北地区佛教活动的中心,与西藏的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寺和拉卜楞寺并称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院。又因为塔尔寺是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地,所以前来朝拜的信徒很多。

由于近年来旅游产业的不断开发,门票已经从30元涨到了85元。庙门气势磅礴,据说是港商邵逸夫捐赠修缮的。沿小路蜿蜒而上,那在阳光中忽隐忽现的金顶,隐约中酥油和藏香的味道,以及来来往往身着绛红佛袍的喇嘛,让我的心绪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公元1357年宗喀巴大师在塔尔寺大金瓦殿的现址降临人世,后来创立格鲁派藏教,成为雪域高原的一代宗师。藏语中,“宗喀巴”就是“西宁湟水流域的人”的意思。传说中,大师在诞生时剪脐带处滴血而生了一棵菩提树,树上的十万片叶子中每一片都出现了一尊狮子吼佛像,于是1379年,在众僧的资助下,大师的母亲就以树为核心建了一座塔,后来又有一位高僧在塔周围兴建了佛殿,是以“先有塔,再有寺”,故称塔尔寺。

大金瓦殿是塔尔寺最主要最古老的建筑,初建于1560年。后于1711年用黄金1300两,白银一万多两将屋顶改成金顶,在山壁叠顶中奕奕生辉。一走进大殿就能看见宗喀巴大师母亲修建的银塔,塔上缠绕着数不清的哈达。据说,塔内那颗由宗喀巴气脐血而生的菩提树,至今还生长着,靠殿外的菩提树主根供给养分。

我去的时候,碰巧一个女导游在给游客讲解。其中一个长着执着面孔的中年游客,听到这一段时,突然问导游,“你怎么知道那颗树还活着?”女导游倒也机灵,回答说,“有时候寺庙清理佛塔的时候,有人看见的。”没想到中年男子不依不饶,目光如炬地看着导游,硬生生地说道,“我不相信!”害的女导游忙顾左右而言他,闪躲过去。

殿外有很多磕头的人,其中一个女游客,都市模样打扮,没有藏民们的护膝工具就直接跪了下去,连磕数次,粉腿上的立马擦去一层皮,青肿起来,看得和我同去的一位体育老师大哥顿生怜香惜玉之心。

塔尔寺有三绝,壁画、堆绣和酥油花,其中以酥油花为最绝妙的景致。它由喇嘛们用酥油做成,在每年农历正月十五的酥油花灯节时分,摆放到寺外的广场,让人们观赏,以示佛经上“昙花一现“的境界。所有的酥油花都要在天亮之前被烧掉,只保留少部分最精良的作品给游人观赏。我看到了是去年酥油花比赛中的第一名作品,在佛堂背阴处的玻璃橱里摆放着,栩栩如生。听说喇嘛们做酥油花的时候,要把双手先浸泡在冰冷的水中,等到手麻木之后再伸进滚烫的酥油中做花,所以一个喇嘛一生只做几次。

我们包车的师傅姓姜,以前当过青藏公路的运输兵,有着军人一般的直爽火爆脾气。他为人处事的准则就是一切以成本最小化为中心,所以带领我们没买门票就混了进去。我平生第一次逃票,心里十分紧张,看见喇嘛就想躲,所以没能好好浏览佛堂的摆设。后来在路上,我和一同包车的旅伴们聊起逃门票的事情,发现有人认为逃票是一种人生历练,也有人认为逃票是户外运动的一个精髓,不逃票就不是真正的玩家,至今我也没想明白逃票和户外运动的精髓有什么关系。

青海湖-格尔木-昆仑山口-纳木错

按照姜师傅常走的路线,我们游玩塔尔寺之后,当天晚上赶到刚察住下,准备第二天早上去青海湖。从塔尔寺去青海湖有南北两条路线,南线经过日月山,是古代汉藏交界的地方;北县则经过原子城,是六十年代中国的原子弹建造基地。我们走的是北线,可以看到当年导弹专家居住的苏联式住宅。在冷战时期,因为制造原子弹是军事秘密,所以有过夫妻二人先后被秘密调到这里,在不同车间工作,却不知对方也在这里的传说,直到原子弹研制成功,基地撤离时,夫妻二人才得以相见,抱头痛哭,为了祖国的荣誉,也为了那段艰苦奋斗的经历。

7、8月的青海,沿路有很多油菜花,金黄的颜色蔓延开来,像大自然的地毯。经常会有牦牛或者绵羊从公路上经过,或者在润绿的草原上星星点点铺散开来,吃草饮水,很多场景都像微软视窗开机时的屏幕保护图案,当然颜色要更自然、更舒服。

很多人都说青海湖很漂亮,我们去的那天碰巧下雨,所以我本人并没有体会到天蓝水碧的美景。鸟岛和蛋岛是两个景点,听当地人说5、6月份是最佳的观赏季节,因为时值鸟类的繁衍期,能看到很多不同的鸟在此栖息,或者上溯到附近的淡水河流产卵。我不喜欢蛋岛,因为游人只能在一个了望台里观赏鸟类,很有隔阂的感觉。鸟岛上黑色的鸬鹚在光秃秃的岩石上站着,看上去很不舒服。我当时一看就有一种不吉祥的感觉,后来在从鸟岛出发继续赶路的时候,一座路桥就在我们到达前二十分钟被大雨冲垮,只能多绕了几十公里泥泞路,气得姜师傅连连叹气,感叹在油价昂贵的今天,多跑几十公里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到达格尔木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晚上。进入城市的公路上,经常能看到很多奇异的石头雕塑,暮色中有点吓人。城市收拾得十分整洁,在中心花园有一幅很有意思的标语,写着“欢迎来到中国的盐湖城”,不禁让我浮想联翩,思忖是否苏州应该被称为“中国的威尼斯”,而上海又应该叫做“中国的巴黎”。

也许是因为青藏铁路刚刚开通,首长们最近来此视察过的原因,格尔木的城市里有一种簇新的感觉,不论是旅舍的霓虹灯,还是机关单位大门口的灯笼,以及因为交通兴盛从全国各地赶来谋生的年轻女孩,都有一种欣欣然的气氛。我们找了好几家旅舍,都被告知客满,足以可见便利的交通给一个城市带来的好处。

从格尔木出发,我们就真正踏上了青藏公路的艰苦旅程。一路上海拔高不说,气温的昼夜差异也让人一会儿穿短袖,一会儿穿滑雪衫。在路上我们看到了野驴,两个同伴兴奋不已,连忙下车去追,结果刚跑几步就气喘吁吁,觉得呼吸困难,只能悻悻作罢,返回车里。后来再看见藏羚羊的时候,姜师傅还开玩笑地鼓励我们再去追一次,我们谁也不愿意尝试了。

青藏公路是解放初期沿着古代的老路直接拓宽修缮的,在一些地形险恶的地方,比如五道梁、风火口,有“一公里路死一个战士”的说法。铁路工程也是几次上马下马,才最终决定修建。在路上,我们数次和火车同行,我还开窗向火车的旅客挥舞帽子,结果引得一车人都向我们招手。佛说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那么,我在汽车里,和火车上人们的招手,又是前世何等的缘分才能换来的呢?

在不冻泉保护站,我们遇见了一队平均年龄六十岁骑车进藏的老年自行车团。和我们聊天的一位老人,面容机炯,精瘦的手臂,一看就是常年户外锻炼的结果。他还请我们尝了尝红景天草药汤的味道,跟我们聊一路的行程,让我们这些自称户外玩家,却只想着以车代步的年轻人深感惭愧。

经过沱沱河的时候,我们下来休息。结果遇见有一路憋着尿,一定要到长江的源头来减压的同志,知道我来自上海之后,他们居然还盛情邀请我回去之后去外滩闻闻,看看有没有他们的味道。真是哪里都有浑人,在青藏高原上居然也能碰到!

翻过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之后,我经历了头痛欲烈的高原反应,只想睡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同行的两个人中,体育老师大哥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和姜师傅天南地北的瞎聊。另一位和我很投缘,都喜欢在车上睡觉,聊天时引用郭德纲的相声段子,和到点就一定要吃饭。幸好有这样的旅伴在,否则要是我一个人跟一帮不吃不喝不拉尿的强人同行,那真是倒霉倒到家。

那天我们赶了一千多公里的路,晚上住在当雄的时候,我们都已筋疲力尽,在20元一个床位的破旅馆里倒头就睡。夜里醒来,隐约中嗅到被子发潮的霉味,突然特别想我在上海舒适的小窝,当时恨不得立即找架飞机开回去。

纳木错是我们到达拉萨前的最后一站。门口收票处距离湖泊居然有六十公里,据说这样安排是为了防止有人逃票溜进去。纳木错的星星据说是漂亮之极,不过我去的时候是白天,没能欣赏到夜景。后来遇见一个在纳木错工作了三年的地质学家,他说纳木错有18景,我回忆来回忆去也只记得看到了三个,合掌石、白塔和纳木错湖。可见在大自然面前,科学家和普通游客欣赏能力的天差地别。

在纳木错湖,我还经历了一场上当受骗的事情。和旅伴走散之后,我相机没电,回去找姜师傅的车拿电池。结果有一个长相颇为憨厚的藏民问我骑不骑马,我素来是有马必骑的,所以一口答应。他开价80元环岛一周,我连还价的想法都没有就答应了。结果在蓝天碧海之间,他给我牵马照相,又放歌天外,送我一个藏银手镯,还和我同骑了一程,让我这个孤独的单身女游客心花怒放,最后以三百元的高价买下他的一颗绿松石,后来遇到精通藏饰的叶子,得知成本价不过几元钱,真是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好荒唐。事后说给那位和我一路上练习郭德纲相声的朋友听,他很是不满,说他一路上也唱歌给我听,我高原反应的时候还照顾我,为什么我就不给他财物上的资助。唉,我也觉得很惭愧,幸好那个藏民的照片还在,大家都看看,特别是我的姐妹们,以防下次再有人上当吧。

布达拉宫和拉萨的其他寺庙

司机姜师傅是个有趣的人,以前当运输兵的时候在青藏公路上就经历过很多事情,后来退伍以后又在保卫科供事,所以讲起故事来一个接一个,都不带重复的。有时候坐车无聊了,我和那个郭德纲的粉丝就一块儿鼓动他讲藏族女孩钻帐篷的故事,他一边说我们一边笑,打发掉很多时光。

在去当雄的那天下午,我正在高原反应中煎熬,姜师傅忽然大叫一声,“徒步中国!”把车子靠路边一停,就冲了下去。我抬眼望去,只见离开公路十米左右的地方停着一辆类似摩托车加小货车的东东,货车车厢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徒步中国”。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对夫妻,把摩托车的一个车把卸下来,每天徒步中国,已经走了六年。可能是因为姜师傅经常跑这条路线,所以遇见他们时,他显得格外高兴,聊了好一阵子才回到车里来。没想到车一重新启动,他突然说了句,“傻子!”那语调和前后态度的极度反差让我终身难忘。

把我们送到拉萨之后,姜师傅按照承诺,决定陪我们一天,并且帮助我们找到一个排队买布达拉宫门票的人。布达拉宫票是我在祖国大地众多旅游景点中,遇见的唯一一个要提前一天去排队凭身份证领号,然后再在第二天才能进门买票参观的地方。本来说好三个人一共给排队手续费一百元,没想到行情看涨,原本答应得好好的排队大姐突然在排队的当天下午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替她。当时我正在西藏博物馆里看古格王朝发掘出来的文物,听博物馆给游客配备的自动讲解机器娓娓道来吐蕃国的历史文化,真是一百个不情愿出来。好在博物馆通情达理,说明天我还可以接着来参观,我这才连忙赶了过去。

果然在我接替她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布达拉宫的工作人员开始清场,把有着高原红面孔,估计是天天替游客排队,收取手续费的人一个一个都拎了出去。我很理解布达拉宫因为保护建筑的考虑,要求游客在参观前一天领取号码,进行人数限制,但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在下午五点。因为如果是早上八点,这样没排到的人当天还能去别的地方游玩,不会浪费这一天的时间。但是下午五点领号,就意味着大家要从凌晨开始排队,一直排到太阳落山,才有希望第二天进入布达拉宫,真是劳神劳力的一件事情。

拿到号码之后,我们第二天进入布达拉宫。很神圣,很美丽的建筑,可是因为古迹正在修缮,游客不能在宫殿里逗留,导游不能停下来讲解,我们就像小鸡一样被吆喝着顺时针走了一圈,很多经典的殿堂都不知所以然就被吆喝走了。我随手摸了一下添加酥油的铲子,就听见有人大声呵斥。但是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模样的喇嘛,站在雕像旁边的古代台子上,大声吆喝着,指挥游客不要停,一直往前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现在布达拉宫的门票是一百元一人,听说以后要收三百元一人。我的感受是,没有了喇嘛生活的宫殿,就像没有人气的住宅,虽然宏伟壮观,但真是可看可不看。倒是晚上在布达拉宫门前广场的喷泉很有意思,它随着不同音乐的高低音喷出各种造型,又没有围栏把游人和喷泉分离开,让好多人在喷泉中玩耍,特别热闹。其中一首《青藏高原》,起调的高音飙起来的时候,喷泉也是一射比天高,视觉上仿佛都超过了布达拉宫的金顶。

除了布达拉宫之外,大昭寺、色拉寺和哲蚌寺各有看头。它们都在拉萨市,交通很便利。大昭寺有文成公主入藏带来的十二岁释迦牟尼等身佛像,还有九尊双身长寿佛,蕴涵阴阳交合之意,很值得参观。色拉寺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有数十名和尚在绿荫重重的辩经场辩经,很值得一看。他们齐声念诵的时候,声音透墙而出,有一种奇特的魅力。我还遇上两个信徒给他们布施钱物,每人给一张纸币,喇嘛们照样念诵,丝毫不受信徒和游人们的干扰。

哲蚌寺能看到很多喇嘛生活的场景,养老院、图书馆和一些正在维修的宫殿,因为游客少,逛起来很安静。有些地方殿堂能只要付20元就能拍照,也没有喇嘛一直在旁边监督,气氛很宽松,很安静,比布达拉宫的宗教气氛要浓烈多了。

走进巴青-冰河下的牧区文化

巴青在藏东,从那曲过去开车数小时,才能到达。巴青在藏语里意为“大牛毛帐篷”,是西藏境内少有的苯教徒聚集地,境内清一色是苯教寺庙,神山众多,过去几乎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神山。苯教是西藏的原始宗教,相信自然崇拜,他们的万字是逆时针转的。据说,按照苯教,人过世以后,要把尸体裹上白布,放在铺着沙子的台子上,念上49天的经文才能超度灵魂。当地有很多玛尼堆,刻着藏语的经文,矗立在随风飘拂的经幡中,静静地看时光流逝,品味岁月沧桑。

我一直觉得,能够去巴青是命里注定的一种缘分。我7月24号到的拉萨,25号参观完布达拉宫之后,在吉日青年旅社的旅游线路信息栏上看到了去巴青的帖子。帖子设计精良,有美丽的图片,文字叙述得很平淡,不像很多其他的广告用尽溢美之词。不知为什么,从青藏线进来的我,在看完那木错之后,忽然不想再看任何的神山圣湖,只想亲身体验一下牧区的藏民生活。因为帖子上的时间刚好适合我的行程,于是我就加入了探访巴青的行列。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一行十人竟是巴青四村的第一批团体游客,真是令我这个十几年前就想来西藏旅游的人难以置信。组织者是一个做民间音乐的酒吧老板,其实是个不太懂商业运作的文化人。因为他以前去过这个村子,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地方才组织了这次活动。不知道以后他还会不会组织这样的活动。总之,我能赶上,真是运气。

从那曲去巴青的路上,景色已经美得不像话了,茵茵绿草覆盖的山谷,偶尔有大片的兰花夹杂其中,怒江的源头河水碧绿得就像一条玉带,在明媚的阳光下,在蓝出深深浅浅不同层次的天空下,一路伴随着我们。因为我们要去的四村,是一个尚未通公路的行政村,所以最后的一段路程要骑马进村。这是我骑马最爽的一次,不仅马听话,而且在青山翠谷中扬鞭,更是让人觉得心神飞扬。一同去的叶子更是英姿飒爽,一手揪住马辔头,一手挥鞭驾马,活脱脱一个金庸小说中草原英雄飞红巾的转世化身。

陪着我们进村的还有一个藏族干部,人很帅,又很风趣,我们都叫他龙部长。听龙部长介绍说,巴青县一共162个行政村,有37个还不通公路,这次我们探访的四村就是其中的一个。四村一共15户人家,93口人,村子里的人们很团结,民风也很好,当地政府正在考虑给他们修一座桥,但是又很犹豫,不是因为经费的缘故,是因为他们守着一样宝贝,那就是虫草。

虫草,又称冬虫夏草,是一种经济价值极高的药材。巴青县的虫草是整个西藏最好的,每年5月份,小孩子们常常被家长从学校中叫回去挖虫草,一个季节下来,每个人都能获得两三万的收入。当地干部对虫草是又爱又恨,爱不消说,恨主要是因为虫草给藏民带来了额外的收入,但是因为牧区文化发展相对落后,所以很多藏民把卖虫草得来的钱直接拿到县城里挥霍,有时候他们喝多了就会闹事,让干部很头痛。用龙部长的话说,是“一年有很大一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处理因为虫草引起的各种事端上。”

我们到四村的时候,村里的男人们都从夏季牧场的山坡上下来欢迎我们。牧区在山下有房子可以供大家冬天居住,我们就被安顿在了那里。藏族的家庭生活里,一般是女人操持家务,男人不用端茶敬水的,可是因为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们竟然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来做接待工作。且不说摞得高高的各种饮料,和那喝也喝不完的酸奶、酥油茶,就连我们早上洗脸的水,也是他们去附近河里打来,然后由一个藏民拿着瓢,一瓢一瓢舀给我们用的。

除了青山翠谷的自然美景,四村还有一个千年的冰川。冰川下是一片宁静的湖泊,漂浮着一些冰块,都是鬼斧神工的天然冰雕作品。骑摩托车带我去看冰湖的是一个藏族青年,扎着辫子,有着太阳一般的美丽笑容。他骑术很好,还放音乐给我听,让我觉得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一般。当摩托车转过一个山坡,冰湖豁然出线在眼前的时候,我不禁被那千年不被俗世打扰的宁静所震慑,只想在湖边或大声呐喊,释放自己,或静静地坐一会儿,冥思生命的意义。见我自然HIGH,那个藏族青年也很高兴,他从水里捞出一块冰,掰下一点递给我让我尝尝,然后见我拍照,他又举起那块冰,放在嘴边,摆姿势让我照。后来我才知道他竟然是这个村子里去年民选的村长。

当天晚上,我举杯向这位可爱的村长敬酒。他呵呵直笑,腼腆地用藏语说,他已经头很昏,不能再喝了。我不知为什么,心里特别高兴,就坚持着让他再喝一杯,弄得他只好又干了一杯,然后就脚步都有些踉跄地跑出去了。

一夜好睡之后,我们第二天骑马上山,去看他们的牧区。藏族的女孩平时也带着青色的玉片和红色的珠子,衬映着她们笑意盈盈的脸庞,甚是好看。同去的几个男青年,看见一个最美丽的藏族女孩,就都竞相要求和她合影,全然不顾自己老婆或者女友就在身边。

龙部长开始了他下乡的主要任务,开始一家一家探访牧民,我有幸跟着去了。牧区在上坡上,一共二十二顶帐篷,相互错开的搭在草场上,每家大概有四五十头牦牛要照看。因为不通电,他们每家都有一个政府提供的太阳能发电机,可以晚上用。牦牛毛织的大帐篷,不仅挡风,而且轻巧便于牧民转场。帐篷的顶部留出窗户的空间,以便白天阳光能照进来,而且通风。每进一顶帐篷,按照藏民的规矩,就要喝那家主人敬上的酥油茶,所以龙部长一连喝了二十二杯酥油茶,我也有幸喝茶,吃酸奶,后来骑马下山的时候,肚子特别涨,又在马上不敢下来,颇有些狼狈。吃7分熟的牛肉时,我学着藏民用刀子直接割下一块,突然发现手上有血,吓我一跳,还以为刀子割到手了,后来才明白是牛肉上的血。虽然吃法有点野蛮,但是牛肉倒是味道很香,而且是一种不加任何佐料的原始肉香味道。

只有真正走进牧区,才能体会到藏民的生活。他们和拉萨市里到处要钱,还做出一副庄严模样的民间收税官,完全是两个概念。我在那里第一次看到藏族妇女如何避孕,藏族的小娃娃只有树桩高,就被放在了马背上,还有他们如何在中午时分挤牦牛奶,如何给死了妈妈的小羊灌奶喂食,和他们传统的抱石头比赛。虽然他们大多数不通汉语,我又不通藏语,但这次经历也许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的机会,能够零距离地了解藏区牧民的生活。

龙部长很受当地村民的爱戴,我真没有想到在巴青看到了一个像焦裕禄一样的父母官。他在拉萨读大学,后来又到北京进修过,有着平和宽容的心态,和真正想为老百姓做事的心思。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自己民族的事情,如果我们自己不做,谁来做呢?”

记得读书时期看电影《红河谷》,里面有一个镜头是一个藏族的首领,比着大拇指说,“藏族是这个”,我笑着问龙部长,你们藏族是不是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民族。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说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如果我们连这点精神都没有了,那我们如何能迎头赶上呢?”

和龙部长聊天的那个傍晚,草原上散步,拂面而来的是从冰川上吹下来的微风,带着青草的新鲜气味,和河水淙淙流过的声音。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开始慢慢了解藏族的文化和精神,终于在参观寺庙之外,在游览神山圣湖之外,和这里生活着的人民有了沟通和交流。

离开巴青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依依不舍。其实从拉萨包车就可以去,一共来回四五天的时间,也可以从青海的玉树直接下来,只要不怕骑马和没有自来水的不便,一定能让你体验到真正的西藏牧区风情。

比如-骷髅墙看众生平等

我说能够赶上这次旅程是我的运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比如的骷髅墙。比如从巴青出发还有一天的车程,因为赶时间我们超了近道,结果发现要翻过一个除了小石片还是小石片的山,而且拐弯处都没有护栏,就看见我们的车每次都快要冲出道路了,然后一个360度大转弯重新开回山路。到了垭口的地方,带了有海拔度数手表的旅伴说是5120米,我坐在前面已是一身冷汗,连下去照相的兴致都没有了。

比如茶曲乡的骷髅墙据说是很久以前一个活佛定下的规矩,天葬以后,人体的其他部分都喂食秃鹫,只有头骨保存,让后来的人明白人死之后,不论贵贱,都众生平等的意义。文革时期,大部分的骷髅都被扔进了怒江,只有一小部分得以保留。前几年,一个傻县长居然以保护文物的名义把一面墙上的骷髅加了木框,幸好还有不加木框的地方,以及新的天葬后的骷髅头骨还在不断码上去,才将这个文化景致的张力延续下来。

我们是唯一的游客,到了以后,等了片刻,才有一个喇嘛端着一个镜框过来。上前一看,才知道镜框里是有关参观骷髅墙的规定,门票每人10元,然后拍照一人150元,那曲来的游客会便宜些,不过听说很快规定就要改成不让拍照了。

推开寺院的大门,就能看见骷髅墙。那是一个阳光普照的早晨,我付钱后,就拿出相机准备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幕。在数码相机镜头的伸缩中,我突然发现很多头骨是一副笑面孔,彷佛在倾诉他们度过了非常快乐的一生,有些头骨都能让我想像出他们生平的面容。那一刻,我真有时光交错的恍惚。

说给同行的旅伴听,他们一下子都噤声谨慎起来,有人不敢再拍下去,有人直接就出了寺庙,而我在大慈大悲的阳光中,看着那些古人曾经存在过的印记,心中唯有祈祷,祝愿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生活平安祥和。

在比如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我们在参观玩骷髅墙之后,去帕拉神塔的路上,正好被一辆满载藏民的拖拉机堵住。因为拖拉机上坡动力不够,他们和我们都被动地堵住了从山上下来地摩托车的道路。结果第一辆摩托车惊险地压着旁边的小路就冲了下来,而随后的第二辆折进沟里。

还没有从四村村民的热情招待中回过神来的我们,立刻下去帮忙。其中一个旅伴拿出相机拍照,结果惹得藏民大怒,举起碗大的石头要打那个女摄影。我吓得在车上都不敢下来,只让男士们去和他理论。虽然他翻进沟里不是我们的错,但我们还是付了50元才摆平。后来在上山以后,沿着顺时针的方向,转帕拉神塔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藏民。这次他满脸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心有余悸,看着他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后来听见识颇广的司机大哥说,我才知道藏民看见有人照相,觉得我们是看笑话,心里不高兴了,才要打我们的,后来因为他也没有受伤,我们也是想帮忙,又给了他钱,他才高兴起来。真是吃一堑,长一智,后来再拍照时,我都先问问人家,愿不愿意。

藏漂的朋友-西藏的阳光像爱情

在西藏能遇见各种极品的人物。能有人让你特别开心,就也有人让你极度愤怒。这些人和“北漂”不一样,没有渴望功成名就的压力,也没有商业文明熏陶下的辎铢必计,有的是一份生活的悠闲和从容,还有发自内心的笑容。

当然,在西藏也能碰见特别想扁的货色,比如一个80年代生的小男孩,因为要和郭德纲同志的粉丝一起徒步墨脱,所以分手前我们一起叫上他吃了顿饭。席间他告诉我他的梦想是全国各地都有姐姐,我问他为什么不是女朋友,他说女朋友还要花心思照顾,太累了,还是姐姐好,姐姐有经济实力,又懂得照顾人。当时听得我简直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真是个极品弟弟。

还有一个女生,北京人,年进四十,胖乎乎的,长得五官还挺上镜。每天都把马头行者里同住的男生带着玩东玩西,还问人家借钱。我一开始不知道,知道最后要走的那天,她把刀子伸向了我,问我急急忙忙地借了一百元。我因为一个小时之后就要上飞机了,也没指望她能还,就当帮人借燃眉之急。没想到等她走了以后,三个人跟我说她已经把同住的人都借遍了,而且肯定不会还的,我不应该借给她云云。我不知道她还要在西藏呆多久,还要集资多少才会放下屠刀。真是阿弥陀佛。

可爱的叶子妹妹是我这次认识的好朋友,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为了爱情留在西藏。不仅带我淘到又好又便宜的藏饰,还吃尽拉萨有名的,多为本地人才知道的小吃。临别的那天晚上喝酒,我跟她说,她在马上的英姿,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开怀大笑,像一朵盛开的格桑花。

还有组织我们去巴青的领队,沉在西藏做民间音乐。一开嗓子,竟然是蒙古族的原生态深喉唱法,顿时把听众带进远古的时代。我几次下午经过巴朗学,都看见他和他娟秀的女友在晒太阳,眉宇的休闲真是让人羡慕。

西藏的阳光像爱情,我在那里呆了两个礼拜,回家已是黑得连我亲弟弟都差点认不出我来。我知道这样阳光的痕迹会随着时间慢慢褪去,但那阳光里的爱恨情愁却是永远地、永远地留在了我心里。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西藏相遇的朋友


(巴青牧场 牦牛在冰川草场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西藏行记,单车自驾西藏13天,8500公里 [组图]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黔东南的江南水乡:镇远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云南:当雪山爱上冰川
·泸沽湖,亚丁穷驴行,千元拿下(游记全文和图)二
·跨越点苍山、登顶马龙峰攻略
·寻找生命中的格桑花
·天堂的瑕疵 旅游带来的是什么?
·杀手日记---青羊宫(MAD版)
·深入汉中栈道多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