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
且忆且吟——关于川西的记忆片断
作者:amcecily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4-10-24 19:14:20




每每带着无限回忆离去,总会留下一句“以后还要再来”,就好象阿诺在《终结者》结尾部分,必然要说I’ll be back。
结果却是,我情愿保留记忆中的美好场景,也不愿重温一遍,因为我相信重温的代价往往是失望、破碎。
BIRD说今日之凤凰她已看透:水浅了,水草和沉底的垃圾一览无余,江边的老房子大部分隐去,被刷了黄油的木房子取而代之,到处是商铺,古老的诗社正变身为新奇的酒吧。
这已经不是我们记忆中的凤凰,属于翠翠的边城。
我说我要再来丹巴的,来过年,来看美人谷的美人。何年何月?我不敢说,我知道那只是一纸不写日期的约定,哪怕它真有实现的一日,也许丹巴已没有流连的理由,也许藏民杨姐早已不认得我。
我只想留住记忆中最美的片断,哪怕这些经过过滤的片断欺骗了我,给了我虚妄的迷梦。

丹巴
关于丹巴的所有似乎仅限于杨姐。
在汽车站附近卖藏饰的那条街上,高高低低的陡坡,杨姐点着高跟鞋走的有些微颤。她盘起的发在我眼前晃动,银色发簪仿若掬起一朵花云,竟令我有些感伤。我上前几步挽住她的胳膊,与她一起慢慢的走。她描着弯弯的眉,眼角顺着,讲话总是慢条斯理,抑扬顿挫的感觉。
杨姐的普通话带着川味儿或许还有点藏味儿我不知道,从一开始的鸡同鸭讲到后来能顺利听懂十之八九依赖这一路和司机的交谈。我也无法猜测她的年龄,只隐隐约约知道她十几岁便开始经营银器,做银的手艺十分了得,从阿坝到丹巴,住了有20多年。她的银铺拆了以后,就用20多年经营的钱造旅馆,成为其中一部分的女主人。
康定无趣的2个夜晚、木格措骑马的经历、塔公突如其来的高原反应,使我无比怀念见到杨姐的那一瞬间觉得什么都好了的心情。尽管同伴说没必要在丹巴住两个晚上,我还是沉默着不愿意就此离去。
究竟为什么,丹巴令我意犹未尽?
无甚特别的丹巴,房屋还嫌太过密集,和康定一样不给人开阔的视域;到处都在兴建旅馆,闹哄哄让人惶恐它的未来;藏饰品种不少,但还不如塔公的精致便宜……我的确知道它种种不尽如人意之处,但你不能忽略,它是大渡河的源头,在它周边散布着甲居、梭坡、中路等众多嘉绒民居,一旦细细品味,定会为这样秀美的风景、悠闲的生活所吸引。
十月,丹巴的夜晚有些凉,但真的可以看到满天星斗,仿佛嵌于黑色丝绒。我们四人游走在安静的街道,嘻笑着试图拍下繁星的模样。没有酒,没有酒意,却有久违的轻松和快乐。
向往着美丽的风景,所以放下所有,选择出游。
然而,于风景中才明白最美的并非风景本身,所以,且行且珍惜。

上海
2个小时40分钟,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时夕阳正灿烂,上海平平淡淡的铺展开来。走在南京西路熟悉的街道上,清秀的绿意扑面而来,商店橱窗的玻璃折射出那样一个我,穿行在衣履光鲜的人群之中。
我爱着上海,融进血液里去的那种爱。就像父母爱孩子,妻子爱丈夫,并非看不到它的缺点,只是包容了一切。每次回来,都那么深切的感受到这种感情。一个人可以去很多地方,喜欢不同土地的味道,但是永远不会忘记让自己有归属感的那个家。
在成都的最后一夜,见到藏羚羊,一个笑起来温婉而可爱的长发MM。她说她不喜欢上海,尽管没有去过,但是听闻了很多,感觉上海人高傲而沾沾自喜。我说,因人而异。
于是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我给了自己一个微笑。

岭钦寺
去中路看喇嘛寺,那个据说香火很旺的老寺庙正在整修,光秃秃的水泥墙灰灰地黯淡着。而路对面的新寺庙却如夏花一般灿烂。
小小的寺庙门口开满了红红白白的山花,清丽而繁华,漫过整个小坡。小巧玲珑的寺庙,白墙、红柱、大黑窗框,小阳台上端放几盆艳丽的小花,粗犷中暗蕴精致。两位藏族老人正在转庙。我和阿猫也跟着转了几圈,把小石子堆放在塔下。
寺庙的背后隐隐可以望见山雾缭绕的墨尔多山。
我曾无意中向杨姐问起墨尔多神山,她的眼睛一下亮起来,说她几年前去过一次。
后来才得知,这是藏族最古老的宗教——黑教的神山,也是嘉绒藏族文化中心,藏区四大神山之一民族英雄的象征,海拔有5105米。
《墨尔多神山志》中说:山上共有一百零八个圣景,千余处景点。在墨尔多山巅,远眺可见峨眉金顶、卫藏冈底斯雪山,俯首可览8条银色河流,以及绵延缠绕的56座山峦——56座山峰象征着56个民族的团结。墨尔多山上的空行母十分灵验,因此在此修行极易修成正果。西藏以及其他藏区僧侣们将去墨尔多山朝拜视为功德圆满。
说到空行母,藏传佛教把“喇嘛、本尊和空行”称为根本三尊。空行母有说是“开空行走的女性”,或说是生于净土的天母,是古印度密教的崇尚女神。藏语称空行为“坎仟”或“康卓”,包括各种空行母、佛母,多数可作本尊,少数作护法,有些还是佛、菩萨的明妃。
无论修持藏密中的任何一种法门,都必须先修空行母瑜伽法门,获得大乐实证后再续修本尊双运才能成功。所以藏密重视空行,因而僧俗大众都自然而然地对空行母尊神情有独钟,在寺院供奉的神佛中,经常可以看到大量的空行母像。

甲居藏寨
车开上甲居,要收门票20元,仿佛整个山寨就是一个景点。但是深入到寨房人藏民的生活中,就感觉朴实、自然的多!
吃一顿藏餐、青稞酒,就着门口种的梨、酥油茶,消磨一个无风的下午。清静悠闲,了无牵挂;或是上楼、上楼,直攀着木橼梯子登到粮仓,看满地晒成金黄的玉米,学着打出粟米粒。远处青山绵绵,近处碉楼寨房依山就势,一层层分布得错落有致。
丹巴的山寨是嘉绒藏寨中颇具特色的,既有寨房的特征,又有碉楼的形态,一般三到四层,顶层外缘都环围着黄、黑、白三种色带。
走在蜿蜒的小路,跨过溪流,藏民女村长带我们经过一个很小的藏庙。虽小,却很热闹,十几位老人围坐一圈,仿佛是他们特定的聚会。奇怪的是,一般藏庙的转经轮低都是顺时针转,这里却正相反。
老人们很热情,把他们烤过的核桃塞进我们手里,不一会儿,口袋就被塞满了。
若要进得150年的老寨房,先要穿过牛的闺房,再经过猪羊同居的宿舍,意外的是还能观赏到一场剪羊毛的比赛。地上的土,是焦黄绵软的,没什么修饰的老宅,朴素之外另有一番味道。

又是上海
回上海已有好多天了,过着上班下班波澜不惊的生活。一个山西同事无意中说起她母亲做的酥油茶,又让我怀念起杨姐来。那浓郁的漂浮着核桃、花生碎末的酥油茶怎就如此令人难忘?
翻看为数不多的照片,多多少少还原了一些当时的风光,但总不如记忆中的鲜艳。连续几天懒得动笔写些什么,被人问起,也总是说看照片吧!然而一路上,最后悔的便是没有数码相机。
从木格错出来时很沮丧的发短讯给阿空抱怨了一通,他只是说“风景在路上”。是,后来的行程中慢慢领悟到最美的景色往往在不经意的时候骤然呈现,可能是因为一丝阳光,也可能是因为一个笑容。如果能带着数码相机,那么在定格对焦之外,亦能捕捉瞬间的光华了!

巴郎山
巴郎山藏语叫巴郎拉,海拨在5000米左右,巴郎山垭口地区的海拨则约在4500米。
翻越巴朗山,那磷峋峰岚,裸岩峭壁,犹如一幅幅巨大的画幔垂落山间,直看得我们惊叹不已!白云沧海,雪山连绵,真正教我体会到什么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一路上我们不断要求司机停车,谋杀菲林的速度远超过之前任何一天。我无法形容那种巨大与渺小带来的冲击。站在积雪之上,冷风全然不觉,那画面如此清晰明亮,又如此不真实,一种被自然击倒的感觉如此尖利,直插心脏。
那种震撼在车行下山的途中慢慢平复,身边的绿意浓郁起来,阳光耀眼,微醺的风吹得我们昏昏欲睡。暖意消散了冰雪无情,阖上眼,心情慢慢爬上半坡,在青草的露气中沉睡。

折多山
小车行至折多山,下起雨来,微雪。
在一个大转弯口,一辆桑车直冲下来,与我们的车相撞,各自受伤伏地。我和阿猫下车兴致勃勃滚雪球玩,发现迎面过来的车子车顶都用雪堆起一坨便便,一辆辆颇为壮观。于是在小车再行上路的时候,我们的车顶也竖起了一坨幸运便便。
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上,停车留影,路遇从北京驶来的摩托车队。其中一对夫妇,仿佛四十出头的模样了,被冷冷的雾气模糊了他们的头盔,我打量着那简单的行李,暗自揣测属于他们的故事。人的追求恐怕总不限于某时某刻,能在生命的某一阶段,找到一个同行的灵魂算是大幸运吧!

新都桥
新都桥被称为“摄影家的天堂”,应该是缘于山坡在阳光下的色彩与线条,那“光与影的世界”。
在川藏线南北分叉的路口,新都桥如诗如画的绽放。
光线为草原镀上或深或浅的影色,清澈的溪流,挺拔的白桦,藏寨散落于连绵起伏的山峦中,牛羊成群……这就是川西的平原风光了。
散漫的牦牛和山羊星星点点的点缀山坡上。远处,阳光在山脊划出一条金黄的弧线。如洗碧空下,明艳的色彩幻化出一幅油画,光线时隐时现,小溪波光粼粼,远处雪白的贡嘎山更衬出青山亮丽。
唯一不令人高兴的是路边的孩子。车子每每停下,便有一群孩子从各个角落纷拥过来,伸出手来要糖;只要相机镜头一被端起,便有孩子摆出姿势,并收取肖像费。以至于往后的路途中看到孩子总有些警觉。

塔公草原
从未见过这么大一片塔林,在我而言。
高高低低、大大小小,雪后的塔林更加肃穆宁静。偶尔几头黑牛踱步而过,蹭着新露出的青草,不经意的望我们一眼。踩着薄薄的积雪,听轻微咔咔声,慢慢踩出一条小径。
“塔公”藏语的意思是“菩萨喜欢的地方”。塔公寺全名“一见如意解脱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寺庙,号称与大昭寺齐名,是康巴地区藏民朝圣地之一。据说文成公主入藏途经此地,曾留下一尊施迦牟尼像,寺庙的壁上挂满唐卡藏画,应该蕴含了许多传说故事,只可惜我对此不是很了解。
塔林右侧路边山头上有插着经幡的玛尼塔,翻过这头就可以望见一大片草原,这就是塔公草原。广袤的草原远处,有木雅金塔和亚拉神山。木雅金塔其实没什么可看的,虽然真的是金碧辉煌。而亚拉神山在无垠的草原尽头拉开一线,却颇为壮观。

木格措
不喜欢木格措,所以总不愿回想。
不美丽的并非风景,而是人。
高原明珠木格措,野人海、七色海、药池沸泉、原始森林,这一个个名词曾经如此吸引我。记得刚下车,周围雾蒙蒙的,一片海子在眼前若隐若现,虽然如此空灵,却让我有些失望。
上山必须买票骑马,60元一来回,去红海草原。刚下过雨的泥石路的确非常不好走,我们还是跟着马队走了上去。高原徒步,令我呼吸急促,胸口发闷,好不容易趟过泥石,走过草坡,到了所谓的红海草原,一片大雾,只看到远远的藏包,和近处的白塔。风吹得头疼,真想坐下歇一会。
骑马的同胞到白塔处,牵马的藏民说了,到这里得要绕着白塔走三圈,想走么?想走再交钱!
失望下山,和藏民小弟说20元一人送我们下去,他同意。骑在马上刚休整了不多时,还在暗喜中,小弟却不走了,说,20元只能到这里,钱拿来,你们下去。
在半途的藏包休息,藏哥哥的食品可贵了。一个小碗盛了浅浅一碗酥油茶要2元,不续杯,在康定一小壶也不过4元。5个小土豆5元,算是平民价格了。
下山时才知道要等景区班车,一段路以后换另一辆班车,再下去就没有车了,要坐出租才能回康定,着实把我们郁闷了一阵。
来回路费太贵,没看到撩人景色,藏民不纯朴,木格措给我们的回忆不过如此。

康定
在黑帐篷青年旅社的告示栏看到留言找同伴包车到木格措,我们叹息说又有人想去找罪受了。节日人多,黑帐篷给我们的房间原本是个小饭厅,但我们在地上铺了厚厚的藏毯,非常柔软、温暖。最重要的是有热水洗澡,难得的干净。
迫不得已在康定住了两晚,沿着汉白玉大桥走了无数遍。那湍急而过的河流与两边白白的玉石栏杆总显得如此不协调,两旁密密麻麻的宾馆、旅店、商场,熙熙攘攘的人群,总让我觉得不自在。反而是更喜欢保留了原来模样的另一端,静寥地透出些本色。
晚上7点多情歌广场有人跳锅庄,音乐声传得很远;而黑帐篷旁边就是一个喇嘛庙,闲来无事就去逛一圈,还有卖烧烤的小店,让我吃了个够。
想起来,那两个晚上就这样悠闲的度过。就是少了酒!



全程路线总结:
成都->康定->新都桥->塔公->八美->丹巴->小金->四姑娘山->成都
D1:飞成都(宿成都)
D2:成都-康定(宿康定军分招待所)
D3:木格措(宿康定黑帐篷)
D4:康定—新都桥—塔公(宿塔公卫生招待所)
D5:塔公—八美—丹巴(宿丹巴)
D6:丹巴梭坡、中路、甲居(宿丹巴金山客站)
D7:丹巴—小金—猫鼻梁—成都(宿成都)
D8:回上海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西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游走云南的记忆片断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黔东南的江南水乡:镇远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云南:当雪山爱上冰川
·泸沽湖,亚丁穷驴行,千元拿下(游记全文和图)二
·跨越点苍山、登顶马龙峰攻略
·寻找生命中的格桑花
·天堂的瑕疵 旅游带来的是什么?
·杀手日记---青羊宫(MAD版)
·深入汉中栈道多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