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境外旅行 -->
一叶菩提——泰国海岛历险记
作者:sea2005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5-12-28 8:40:36



(酒店)


  大海〉除了大海〉还是大海


听说一个人快要死亡的时候,会经历潮状呼吸,就像大海的声音一般汹涌。

2005年12月22日 凌晨5:00 泰国 苏梅海边木屋

我在黑暗中醒来,掌心都是汗水,暗夜里大海的声音澎湃而清晰。他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承受着肉体灼热的痛苦。望着他的侧脸,车祸那一幕像闪电般在我脑海重现。

12月21日 夜晚9:00 泰国 苏梅海边公路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摩托直接撞向路边的桥栏,他先跌倒下来,巨大厚重的摩托开始倾斜,后轮从他腿上辗了过去,撞在水泥桥栏上,发出沉重撞击的轰鸣。那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浑身淌血,左面的手肘、腰部、整条腿的皮肤被摩擦掉了,右手掌心深深嵌入石子,摩托头盔的金属也被地面磨出纹路。


黑暗里,他的呼吸声渐渐和海浪的声音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故事,人在异国他乡经历九死一生的故事,这段经历是可怕的,却因为泰国人的一颗颗菩提之心化险为夷,如今我们能平安归来,仅以此文献给TONG、JEAB、JOJO、DETA、ANG、ROSE和无数帮助过我们却没留下姓名的泰国人。

一叶菩提——感恩泰国


12月17日 下午3:00 东京 车站站台
我拿起DV胡乱拍着站台上来往的人群,冬日阳光暖暖地洒在铁轨上,闪耀金属的光泽。列车从远方呼啸着向我们驶来。跳上最后一节车厢,可以看到穿着制服的列车员拿着广播说着我们就要出发了。
阳光明晃晃地在车厢里流动,对面三个穿黑色百折短裙的高中女生吱吱咯咯地笑成一团,拿出零食一袋一袋拆开来吃。我转过头对身旁的他说:“如果妮茉和帆帆在这里就好了。”他笑笑:“还真挺像你们三人行的。”
窗外开始出现绿色原野,就快到成田空港了。


12月18日 凌晨1:00 泰国 曼谷 飞机上
NW27美国西北航空东京飞往曼谷的航班,已经飞了7小时40分,深夜醒来,除了飞机的轰鸣机舱内很安静,偶尔听到近处的人微微的鼾声。我望向窗外,夜空晴朗,云层是银白色的,星星缀在夜幕苍穹里,月光如水照得云层的薄雾也微微闪亮。
我们在云海上,月光下朝着远方飞翔。
4680公里航程,我们已经飞越太平洋、台北、香港、越南、老挝,即将降落在泰国曼谷机场。

12月18日 泰国时间凌晨2:00 曼谷机场落地签证处
落地签证处,挤了一个来自印度旅行团,随后两架来自台北的航班降落,无数台湾人涌进大厅。
我们护照交上时没在一起,原本先只办好了他的签证,海关看到我们二人一行,立刻特意地把我的找出来办好,让我们一块儿先入了海关。“SO WA DI KA”踏入泰国领土,听到的第一句温暖问候。

12月18日 清晨6:00 曼谷-苏梅
PG111曼谷飞往苏梅的航班,刚吃过早餐,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喷薄而出,霎时间漫天金光,云海也被染成耀眼的金色。
1个小时后降落在小小的苏梅机场。不停歇地赶往码头,乘坐8:30开往涛岛的渡轮。下了飞机,浓厚的云层遮天蔽日,刚才的壮丽朝阳没了踪影。“Your tickets”一位工作人员将船票递到我们手上,有着美丽女人的外表和男人的声音。
码头大风呼啸,乌云密布,高高的海浪撞击着岸边。1个半小时的快船,开出不久,船上的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的乘客都开始剧烈地呕吐,仿佛都要把胆水吐出来。这时一位泰国船员走过来给老公把脉,又拿出风油精涂在他人中,另一位泰国人到处递纸和呕吐袋。
船在涛岛靠岸了,坐我们前排的两个欧洲女游客捂着胸口说:“Thank god!”我们只想快点站到陆地,发誓今后再也不在浪大风急的时候坐船。
我们拖着沉重的行李晃晃悠悠地想要下船,一个泰国船员大步走过来帮我把行李背到岸上,头晕目眩中,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把我扶下了船,我甚至来不及跟他说声谢谢,他又去扶其他游客了。
我们站在陆地上大口揣气,无数迪士司机围上来问要不要搭车,我们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看到了Charm Churee Villa酒店来接我们的指示牌。两个泰国人递上薄荷香给我们闻,精神似乎清醒了许多。
我们定的是这家酒店唯一的一间海景全景房Panorama Room,是栋两层的别墅,纯泰式建筑风格,内部装饰极尽奢华,暗红色的竹编结构,用贝壳穿成的风铃吊灯,粉色的落地蚊帐,浴室镶着蓝色玻璃裂纹瓷砖,是Charm Churee Villa独特的露天浴室,头顶是高高的椰树和蓝天,想必夜间淋浴头顶会是满天繁星。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NanYuan岛,脚下是清澈的海水和洁白的私人沙滩JansonBay。这样的绝美风景让人旅途的劳顿也烟消云散了。

12月19日 下午2:00 涛岛
午后Freedom Bay的红树林浅滩,波光粼粼,我们走过一条窄窄的白色石头铺成的必经小路时,一个女游客裸着上身晒太阳,见到我们慌忙用毯子遮住上身,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跟我道歉:“I'm really sorry”,我笑笑:“no, it's a nice day~”
整个下午在红树林的浅滩游泳浮潜。直到夕阳西下,我站在清澈盈绿的海水中间,被黄昏的斜阳照成一幅剪影,眼前展开的是碧绿壮阔的大海。我把手放进水里,捧起水波上摇荡的金光,细碎的金子从指尖的缝隙缓缓流走,方才感到时光悠悠。


12月20日
走过涛岛完全欧美化的集市,太阳曝晒,码头响着美国的乡村音乐,我们租了条小船,向NanYuan岛出发。到了闻名遐迩将三岛相连的白色浅滩,海水果冻的绿,我们咬住呼吸管,戴上面罩,把头埋入海里,开始有白色燕尾的海鱼游过来啄食我们手中的面包,一只、两只、三只,鱼群开始朝我们身边聚集。。。一个浪过来,我们和鱼群都被海浪冲向岸边,又被强大的引力带回海里,阳光透进清澈的海水,水波晃动的光的纹路也投影在浅浅的白色海底。鱼群蜂拥过来的时候,我们用水下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
离开NanYuan,我们来到涛岛一个风平浪静的海湾浮潜。这次把头埋入海中,我有种不同于浅滩浮潜的恐惧。幽深的海底世界,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双脚也虚浮在海中。海的深处有巨大的珊瑚鱼缓缓游过,卷起海底的沙尘。那是一片未知的世界,神秘而黑暗。再往外百米,则是海底沟壑,也许在那片深渊里有头上发光凶猛的剑齿鱼,还有静静躺在海底遥远古代的沉船。
我望着那片晦暗的海域出了神,忽然,一群浅湾中的菠萝鱼朝我游来,抢食我手中的面包。嫩黄的身躯灵活地游动啄食,给深绿的海洋划上一抹活泼的亮色。我的心情也随着它们的到来渐渐放松下来。任由海波荡漾,静静感受大海深深的怀抱,就像婴儿在母体内感受到水的温暖一样。

12月21日 涛岛-苏梅
清晨,我们吃了泰国朋友送的晕船药,拿着薄荷香,贴了中药肚帖,全副武装来到码头。来时的小船都被换成了宽大的双体船,原来这几天浪大,连泰国海军的军舰都开到涛岛码头来歇息补给,估计那些身经百战的海军水兵们终日在这样风浪的海上颠簸也快受不了了。
果然没有晕船,还被船上放的泰国音乐深深吸引了,想要买下那张CD,工作人员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不能卖,当一个晒得黝黑的船员把CD递到我手上,才发现全是他们自己从各张专辑上搜集刻录下来的歌,我笑笑说没关系,想把能看懂的英文字母抄下来去集市买,这位船员就直接把自己搜集写下的CD曲目抽出来送给了我,脸上还带着腼腆的笑和没有卖给我的抱歉。
到苏梅酒店安置下来,Lamai Inn的一间沙滩小木屋,距离海水只有10多米。在这样的阴天,离海洋那么近,让人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
黄昏的时候我们在晚风中作了一次Thailand Massage。


12月22日 苏梅
下午他开着租来的摩托,搭我去逛苏梅最大的莲花超市。我们沿着海边开过蜿蜒的山道,湿湿的海风吹在脸上,两旁绿叶繁花的泰国集市飞一般往后掠去。骑着摩托去兜风,心情是舒畅放飞的,却不知道危险已经隐隐潜伏在这种放松警惕的状态中。
晚上从ChangWen回来,车祸发生了。
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摩托甩了出去。我飞奔过去,拖鞋也掉在地上,看到他自己能坐起身来我才稍微定下神来。一个路过的白人问道:“Are you OK?”看他意识还清醒,就帮我们把摩托扶起来停放到路边。我扶着他缓缓站起来,人在刚受到撞击过后往往意识不到自己的伤势,他说着:“I'm fine.”,白人走了。这时泰国人TONG走过来,我们又说没事,可TONG不走,坚持要带他去看医生。拗不过,我们才坐上TONG的摩托,去了Lamai最近的一家小诊所。
当医生把他衣服揭开,才看到左半身的皮肤几乎都坏掉了,医生用碘酒消毒的时候,他的脸痛得扭曲了。TONG一直等他处理完伤口又载我们回到酒店门口,他指着自己的头说老公很幸运,如果没戴头盔后果不堪设想。


12月23日 苏梅
这是伤势最严重的一天,伤口开始发炎,大面积的创伤流出脓水来。他昨晚刚摔伤时还能支撑着走两步,今天却完全不能动弹了。清晨我去把早餐端到房间里吃。经过海边,看到大海是灰色的,天空阴霾,海浪一阵一阵拍打着岸边,发出巨大的呜咽,像在哭泣一样。
到中午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神志开始迷糊了,我触到他的额头火一样烫手,立刻撒着拖鞋去找医生,昨晚虽然走的夜路,我还是依稀记得诊所的位置。好不容易跑到诊所,医生却出门了留了纸条要等一刻钟才能回来。15分钟,我的心脏跳得很快,坐在诊所门口就快要哭了。
医生总算来了!“Doctor,please~~Hurry! He has a serious fever now!Can you come with me to diagnose for him? God I'm so worried about him!”我当时的语调几乎带着哀求了。
医生一进房间看到他的伤口就说:“He has been infected”,潮湿的空气和大面积的擦伤导致伤口感染了。医生给他开了药,我要求给他打针,这时温度计显示他高烧42度了。医生却让我不要担心,说经历accident发烧很正常,我很紧张:“but he is 42 degree!It's too high!”医生仍然说:“Don't worry, it's normal. He'll be fine after about one week.”
医生走后我打湿毛巾敷在他额头,不久,他的烧慢慢退了下来,估计是那一针起了作用。知道他脱离了危险,我的紧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能稍稍放了下来。
他在床上躺了一天,昏睡、清醒、再昏睡。。。我去集市采购了一些小礼物,由于他行动不便许多漂亮却比较重的礼物我都没敢买。
下午到酒店前台退房,赔偿摩托的损失合人民币1千多元,好心的前台把白天的没能骑象的钱都退给了我们。
晚上酒店给我们安排了他可以平躺的专车送我们去苏梅机场。1个小时的飞机也足以让他备受折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
夜间11点,飞机着陆,曼谷机场工作人员看到他一瘸一拐地下楼,立刻安排了专车送我们到大厅。
打迪到曼谷Trang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过了。热情的迪士司机ROSE给我们写下电话号码后,我们拿到了房间的钥匙。

12月24日 曼谷
今天他的精神好了很多,但是仍然不能下床走动,整个小腿膝盖肿得老高。一日三餐我叫了酒店服务。幸亏宾馆里能收看亚洲卫视,他躺在床上看了一天的韩剧。我找前台安排好了晚上的退房和送机服务之后就独自带上DV去了泰国的标志建筑大皇宫。
身上的泰铢现金花光了,走到路口一家银行,却因为是周末关门了~这时一个路过的泰国人看到我疑惑的神色,主动走上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找一家Exchange,这时路口正好行人绿灯,我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拉起我一只手飞快地过了马路,我先是一惊,心底立刻涌上一股暖流。他牵着我过街以后,告诉我往前走再右拐就是。我双手合十用泰语跟他道谢:“KO PUN KA——”,他点点头,略带天真地笑。
泰国的大皇宫确实名不虚传,如果看过电影《安娜与国王》,就能知道这座建于1782年的宫殿是多么金碧辉煌气势磅礴。尤其大平台上那座第四世皇时代建造的圆形金塔,阳光洒在上面金光闪闪的神圣威严。
从皇宫出来,我决定坐TUKTUK到靠山路逛逛,果然店铺邻眦节秕,热闹非凡。逛着逛着天黑了,我开始往回走,越走越迷糊,这才惊觉我除了知道酒店名称,酒店的地址和电话号码都没有带出来!看到街边两个泰国人就上去问路,他们不知道Trang酒店,但他们并没摇摇头就不管我了,而是又跑去问旁边的摊贩。老板也不知道,又去问卖烟的,还是不知道,这时一个手提公文包的泰国人被他们一群人拦路下来,他要我写出酒店的名称,他知道!原本想让他给我画张地图,他说很远,我还是得坐车回去。他就跑去帮我拦车,很久都没等到一辆车,于是他跑去问街边停的摩托,跟他说怎么走,又回过头来问我50Baht行么,我说行。在摩托上坐好之后,我回头跟他说谢谢,又是淡淡的腼腆的笑。望着这么一大群素不相识只因为帮我问路聚到一起的善良热心的人们,我心里一阵温暖。这才恍然泰国人信仰佛教,山川草木,皆有佛性,难怪人人都有一颗菩提之心。
平安回到酒店,老公的精神不错,已经能够缓慢地移动步伐。

12月25日 曼谷-东京
圣诞节凌晨4:00我们打迪去曼谷机场。车窗外市区繁茂的大树哗哗地往后掠去,昏黄的街灯下,树影婆娑,汽车飞快地往前行驶。我们就要离开这片带给我们痛苦却也让我们深深感恩的土地。
趴在车窗上望着窗外,这次旅途中出现过的每一张善良温和的脸都在我眼前闪现,暗夜里,我仿佛看到路旁的树下有东西微微闪耀着光芒,我跟它挥手作别,那是一片树叶,一叶菩提。



(涛岛海边)


(Charm Churee Villa酒店沙滩)


                             


                 后记——恋恋泰国

在这里,我们不再带着自己的历史和过往,一切可以重新开始。所以我对旅途上瘾。
危险的美感,一种类似于虚无的追逐方式,是已经和结局无关的激情。不停地行走。一边走,一边让美和时光从灵魂里刷刷掠过。好象在风里行走,明知一无所获,但心有豪情。
                  
                      ————island of briar

                   

1.

  Jeab,你好么?
  回来东京已经半个月了,早晨拉开窗帘,一碧如洗的晴空和树叶上跳动的阳光还是让人陷入思念。
恋恋泰国。
烈日灼烧的海岛,赤道的炎热,海边被阳光照得白茫茫的盘山公路。在泰国的时光,一朝一夕,都拖延至一生那么绵长。
  昨晚我又梦见了,梦里依稀喧闹的集市,湄公河浊绿的河水,浮萍在清凉幽暗的河面打着旋儿。大片大片的风灌进屋来,我光着脚走下暗红木板的楼梯。耳畔有轻柔婉转的泰语,交织在一起好像红树林浅滩拂过的微风。
  凌晨,我们撒着拖鞋啪嗒啪嗒走在白色的石板路上,两旁的椰树真高啊,在夜风里被吹得哗啦啦的响。天空有繁盛的星光。被树林遮挡的那一端,海的声音在夜里多么澎湃而清晰,哗。。哗。。海水覆盖了地球所有的凹陷。我有一种幻觉,这一切是存留于我脑海里的属于前生的记忆。
它的呼唤,永远没有办法停息,就像大海。




2.

  开始迷恋泰国,源自两部电影。
 一部是《小情人》:http://www.shj131.net/xsbbs/dispbbs.asp?boardID=4&ID=501&page=2
 电影讲述了阿捷和奈娜以及一群小伙伴们儿时的回忆。校服是洁白的衬衣,每天清晨会有学校的巴士来接大家上学,阿捷却总因为起床晚了只能搭爸爸的摩托去追巴士。晨光中,铺满碎石子的乡间小路上,父子俩的身影都被初升的太阳笼上一层金辉,路旁郁郁葱葱,绿叶青翠而宽阔。到一个山坡时,爸爸会熄了引擎,让车顺着斜坡往下滑,树叶哗哗地往后掠去,清风拂面。
 电影将泰国的乡村景色诠释得美仑美奂。小伙伴们在海边的椰林踢足球,黄昏时在河滩里摸鱼,一路笑着光着脚丫在沙滩上疯跑放风筝,夜晚阿捷的自行车经过小镇,远处有狗吠声,地上的水洼里是一轮皎洁的明月。
 片尾,身着婚纱的奈娜转过头来,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朝着阿捷那么亲切快乐地笑,这一幕令我热泪盈眶。
 当晚,我梦见了那条林荫小道和金色的麦田。。

 第二部电影是《晚娘2》。不知道影片中盈绿的海水是在泰国哪一片海域拍摄,这次去到泰国,身临其境感受了那片空旷寂静的海,海水真像电影里那样盈盈的绿,我一直在琢磨,三亚蜈支洲岛的海水是美丽的蔚蓝,我印象中的海也是蓝色的,为什么泰国的海在热带骄阳下依然是一滃深绿?蔚蓝色清新透明,盈绿却是妖娆艳丽美至诡异,一如从我耳畔刷刷往后掠去的绿叶繁花。那些花大簇大簇地盛放,和宽阔的绿叶相映,浓烈耀眼。此行虽然旅途波折,却也验证了我从这两部电影里得来的泰国印象。


3.

嘻嘻,昨天给Charm Churee Villa写了一封感谢信,今天就收到老板LEKA的回信:)说对我们印象深刻,欢迎我们下次再去。
Charm Churee Villa给我印象深刻的人有皮肤白白的LEKA,我们到的那天就是她给我们递上两个鲜椰果汁;还有耳朵大大的服务生JOJO,在海景露台餐厅吃早餐的时候,他把烤过的面包使劲儿扔下悬崖峭壁,面包在空中飞旋,掉在大海里,灰色脊背盈绿侧体的鱼群立刻蜂拥浮上海面,灰压压的一团偶尔闪亮一道绿光;另外就是一个会跟我们讲中文你好的建筑工,因为酒店部分整修,他就蹲在小路旁砌砖,皮肤被太阳晒成健康的棕色,长期从事体力劳动有一副肌肉紧实的体魄,眼睛深而黑,很腼腆,向我们问好的时候洁白的牙齿微微露出来。这是我们一路上遇到的唯一会讲中文的泰国人,可惜忘记问他的名字。倒是有不少泰国人见到我们就说日文,在Freedom Bay浮潜时,一个船员远远地站在船上对我喊:“KO NI QI WA——”
真喜欢这家酒店,以后还去:)

更多泰国照片:http://photo.163.com/openalbum.php?username=glifs2005&_dir=%2F25461629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境外旅行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澳大利亚自助游攻略 (2004.10)
·我想看看真朝鲜
·我逃!下次不敢去韩国了,太容易堕落
·人性的家园——赫尔辛基
·感触澳新之十二 ---- 结束篇:和谐社会,以人为本
·我的罗马假日之旅
·墨西哥旅行记事
·行走埃及之一--和埃及人斗智斗勇
·微笑的天使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