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境外旅行 -->
夏秋里的花絮
作者:dummy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10-20 15:31:27



1. 梦幻般的彩虹- FARNBOROUGH的国际飞行表演

FARNBOROUGH是伦敦外的一个小镇, 和温莎大致在一个方向. 镇子很小,却拥有一个不容轻视的机场. 没有这么个机场,估计FARNBOROUGH也就默默无闻地游离在我的生活之外,甚至也成不了伦敦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然而, 机场的存在着实改变了小镇的命运; 它使FARNBOROUGH得以和巴黎轮流主办航空业最大规模的飞行表演年会. [题外话,没来英国之前, 也曾为美国因地制宜的经济发展策略而叹服: 真的就是靠山吃山, 靠海吃海; 没山没海的地方比如寸草不生的LAS VEGAS, 则发展一座赌城. 遂常想, 如果国内的地方经济也这般灵活, 平民百姓的日子就该好过多了吧?] 有了这样一个机场, FARNBOROUGH每两年便有了这么一个星期, 幽静的小镇里嘈杂起来, 空闲的道路上拥挤起来, 熟悉的面孔间陌生起来; 于是,便有了宝儿的远渡重洋, 便有了我们周末匆忙的早晨, 便有了这样一个和几万人共享着霎儿晴霎儿雨的周日.

之前,我和宝儿都有看过不同规模的飞行表演. 记得95年第一次看超音速, 飞机过了半晌, 轰隆隆的引擎声才滚滚而来, 感觉颇为神奇. 只是在美国, 表演多是免费的. 市民悠闲地集聚在海边或湖边,趁兴来, 尽兴去; 来去自由,也无需劳什子地经过安检. 而FARNBOROUGH呢,很多人好像一大早就煞有其事地入了场,占下靠近跑道的最佳地盘儿,开展了名副其实的圈地运动. 待我们进去时, 一家人早就悠哉悠哉地坐在用篱笆围起来的圈子里, 高翘着脚丫子,神气活现地啜饮着冰镇啤酒. 那架势, 真是…没什么可羡慕的.

参加表演的35个国家里包括前苏联,这很容易理解. 有印度没中国,却让人或多或少地感到别扭. 表演历经七八个小时,其间天女不时地撒下几滴干瘪的眼泪,很是恼人! 撑起前一天在温莎应急时买的雨伞吧,可是没多久天公便绽开了笑脸. 待你收起伞没多会儿, 那泪珠又嘀哒嘀哒地垂落下来 - 仿佛一个哭闹着要你呵护的小女子, 不知是哄她的好,还是不理为妙.

坐在草地上仰着脖子观望, 很容易让人困倦; 节目中间也没什么精彩的. 到了下午,一些观众陆续离去. 我和宝儿还是耐着性子, 端着一份执着… 最后一个小时了, 跑道上开始高潮迭起. 终于, 英国皇家飞行表演队出现了. 刹那间, 一列红色的’蜂鸟’展翅高飞起来;倏忽, 又出了另外一列; 哦, 又有了第三列. 三支队伍共12架飞机在空中变幻莫测地组合着,让我们真正领略了什么叫迅雷不及掩耳. 飞机的尾气也梦幻般地变着颜色, 红的, 蓝的,黄的, 如同焰火, 又如同彩虹, 渲染了半边的天宇… 掌声排山倒海地响起来, 人们向着还盘旋在上空的飞机挥动起手里的气球,彩旗, 闪光棒,甚至帽子. 很多个父母,趁兴把孩子扛在脖子上; 孩子撒着欢在半空手舞足蹈. 空气中满是激动的欢呼,我和宝儿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这份辛苦的等待哦!

忘了蜂鸟们在空中冲击了多少个回合,忘了雨滴什么时候停落的, 忘了西边的晚霞怎样燃起的- 莫不是对蜂鸟们妒忌了吧. 第一只蜂鸟落地了,机上临跑道的飞行员向观众友好地挥着手. 观众席上又沸腾起来… 后续的蜂鸟,随着进入跑道. 同样地, 有飞行员在仓内,对着观众双臂交叉高举过头顶. 那一瞬间, 一份温暖,一份祥和,一份祝福在暮霭中蔓延开来,化成千万个欢快的天使, 叩动着陌生却真诚的心弦.

现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在孤寂中咬牙坚持,在黑暗中蹒跚前行, 只为了对那份幸福的期待,对那份对真善美的追求. 守得云开, 怎会不见月明?

2. 寂寞的秋的清愁 - 苏格兰

八月底, 英国有一个银行节. 于是, 又有了一个长周末, 又辛苦了宝儿飘扬过海来看我. 当时,正值伦敦通缉十几名预谋袭击英美航班的恐怖分子. 宝儿依然义无反顾地过来了. 爸爸妈妈虽然没有拦截, 心中的担忧可想而知. 感动中…

早就想去苏格兰, 想踏在那一片粗旷空寂的高地, 聆听那如泣如诉的风笛. 终于成行!

苏格兰的天,是多变的. 阴霾和阳光转瞬间的交替是在那铿锵的土地上演绎了几千年的咏叹. 在爱丁堡一下飞机, 便明显感到了咄咄逼人的秋意, 似乎在宣告着: 再见了, 暧昧的英格兰! 要欣赏苏格兰, 还真得必须接受她的那份清冷, 孤傲, 甚至是忧郁.

撇开那巍峨的城堡不说, 爱丁堡城内其他的建筑,也几乎清一色地由大块石头垒成, 顿地给这座城市平添了一份悠久的质感, 涌动起历史的风韵. 看惯了美国华丽而单薄的建筑, 猛置身于爱丁堡的街头, 心底不禁腾出个脉冲来, 有如身旁那些个高耸的歌特式尖塔. 只是尖塔大都由黑灰色沙石建成, 拖着中世纪沉重的影子,越往上越显得阴森黑暗; 而我的心, 满是轻松和欢喜. 瞥了一眼宝儿, 一脸灿烂的笑…

那个周末, 正值爱丁堡国际艺术节. ROYAL MILE的街头, 有许多来自异乡的艺人在即兴表演. 印象最深的有一个中国小女孩, 年纪不大, 却在入木三分地演奏着二泉映月; 不少围观的游客, 在秋风秋雨里为其动容. 另一个是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的铜管乐队,衣着有些褴褛, 精湛的演艺却让我不禁驻足多时; 看来苏联解体之后, 俄罗斯民族高傲的艺术灵魂也不得不这般地流落街头. 还有一个印第安人的四重唱组合, 配器是看起来颇为原始的印第安大鼓; 那气势磅礴的击鼓声,那荡气回肠的唱腔,足以饶梁三日.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印第安人的音乐, 听不懂他们在唱些什么. 但音乐,又何需文字来共鸣我们柔弱的心? 那强烈的声波的震动,分明是印第安人的呐喊, 苍凉的呐喊, 无助的呐喊! 终于, 主角出场了: 不远处的街口, 站着一位孤独的苏格兰短裙, 吹奏着感人至深的“AMAZING GRACE”.“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当这缠绵的风笛声飘进那离乡背井的印第安乐手的耳鼓, 可否能驱散云集在他们心头的那些个初秋的清愁?

开始挺进苏格兰高地. 尼斯湖怪兽自然没有看到. 游历过欧美其他些个名山大川, 似乎映证了一些游客对尼斯湖的评价: 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游艇上的那一个小时确不如用来溜达溜达湖畔小镇那些个落寞的街道. 然而, 不去经历又怎能明白何谓值得与不值得? 经历本身不就是一份财富么? 遂告慰自己: 只要没损人利己, 做了就做了, 何须顾虑什么失与得?

真正的苏格兰高地, 终于逶迤在脚下… 对我而言, 与其说是高地的风光吸引了我, 还不如说是那些发生在高地上的故事, 飘扬在高地上的音乐, 伸展在高地上的舞蹈, 和点缀在高地上的裙装. 因为坦白地讲,北美的洛基山脉无论在加拿大境内(譬如断臂山的拍摄地)还是美国境内(譬如黄石和GRAND TETON国家公园), 都比苏格兰高地要来得旷远而秀美. 然而,苏格兰高地酝酿过的人文和历史却是在北美寻觅不到的. 正是这文化的氤氲,萦绕着我的心,让我好想走近这片苍茫大地. 无奈, 我和宝儿只有一天的时间在高地上转悠, 所能做的也只有蜻蜓点水,浮光掠影. 幸运的是,我们的司机是个对历史典故颇为通晓的人. 虽然他的苏格兰语(GAELIC)很费解, 一路上, 还是从他那儿探听到了不少高地的传奇. 他还给我们纠正了被电影<<勇敢者的心>>篡改了的片断: 历史上WALLACE并没有被绞死; 他成功地逃脱了,并活剥了将他妻子处死了的英军郡守的皮… 又过了若干年, WALLACE死后, 他的躯干被英军抢去肢解成几个部分, 撒在苏格兰疆土的各大方向以戒后人. 其间诸多细节, 历史学家也众说纷纭. 但不管怎样, WALLACE无疑都是苏格兰首当其冲的民族英雄!

3. 在康河的柔波里 – 再会康桥

九月初, 正值美国劳动节. 大学时的好友精灵携家眷来伦敦小游. 我和精灵可谓缘分非浅. 高考结束,我们踏着类似的遭遇聚到一所大学,虽然不同系; 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五年杳无音信; 没成想在美国的有一天,我们又阴差阳错地撞到了一起; 遂感慨: 不属于你的东西, 招之不来; 属于你的东西, 挥之不去. 也许,注定了我俩的人生轨迹就要这样交叉着错位. 今年七月, 精灵为了赶赴我和宝儿的婚宴, 舍家离子,披星戴月, 更让我唏嘘不已.

早就想好了要和精灵去剑桥转一转. 一直喜欢剑桥胜过牛津, 喜欢那条蜿蜒流淌着的康河, 喜欢那微风中摇曳的垂柳, 以及那河面上缓缓飘过的木筏. 虽然牛津也有泰晤士河穿堂而过, 总觉得康河更适合我的口味: 阔一份嫌大, 窄一份嫌小; 更不用说那河上恰如其分的雅致和静谧.

就那样和精灵在河畔的草地上坐着, 没有言语. 看着斜阳在康河里涂写着金色的粼漪, 看着水草在康河里梳理着温柔的身躯, 心飞回了那个青涩的年代…

陡然, 手机急促响起. 果然是宝儿打我家里的电话寻我不到, 有些担心! 三年前, 我第一次走进剑桥的时候,也是这样在康河边呆坐了一个下午, 一个人在树下看着夕阳抹去了她最后的一线余辉. 那时候独来独往, 即便生命真有什么闪失, 美利坚都不会有什么人知道, 更别提牵挂了. 放下手机, 瞅瞅夕阳,更明白了思念是一种多么动人的美丽.

精灵的这次伦敦行, 让我真正地开始了解她的夫君. 不得不说, 其与精灵往日跟我抱怨的那个人相比, 不可同日而语. 这让我开始怀疑: 抱怨有时只源于生活里太多的顺心如意. 和一个人呆久了, 尤其是一个习惯于对你付出和忍让的人, 难免会不自觉地提高对他的期望值, 虽然我知道精灵对外人都很通情达理. 愿与精灵共勉: 感激过去, 珍惜现在, 才能幸福于未来…

4. 别离的笙箫- GRANADA

格拉纳达之所以被世界认知, 八成是因为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 起码对我和宝儿来说, 如果没有这桩雄伟的摩尔人的宫殿, 我们想不到去那儿.

阿尔罕布拉在阿拉伯文里代表红色的意思, 因为里面的许多建筑用红砖建成, 又建造在红土山冈上, 遂得名. 这座王宫,作为摩尔人在西班牙的最后一个领地, 最完美地体现了阿拉伯建筑的风格. 置身于富丽堂皇的宫殿和精雕细刻的花园, 不难想象摩尔人在没有衰败前的几百年里曾是怎样的奢华. 后来这个摩尔城的国王爱上了一个基督徒, 于是被废黜. 可怜他的儿子小小年纪便接过王位, 对着围攻的基督军的叫嚣, 只能宣布投降. 五万基督军的将领携士兵立马儿在城外跪下, 感谢上帝让他们如此轻而易举地收复了西班牙.

即便没有亲临过这幢世界奇观中排名第八的宫殿, 想必阿尔罕布拉宫也早已走过你的生命, 那就是古典吉他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作者泰雷加借着这首曲子, 抒发了对人生的无限感慨和对历史的无尽追忆. 阿尔罕布拉于摩尔人而言, 应如蜡烛燃尽前的那丝颤动, 最后的端的是最美的闪烁; 那悄然干枯了的泪, 印在心头的竟是最凄美, 最震撼的生命的绝唱. 回首自己的生命过往, 许多个转瞬即逝的微笑, 许多个翩然别去的身影, 留下的又何尝不是我们需要承受经年的不可承受之轻?

我和宝儿买了两天的票去参观阿尔罕布拉宫, 仍感觉意犹未尽. 很多摩尔人的东西, 回教的东西, 荡激在心间, 有如祭奠着别离的笙箫. 那些精神的元素, 尤其是有关生死轮回的元素, 需要在以后的岁月里慢慢地咀嚼和积淀才能融入生命. 这也算是一种旅行的意义吧!

在格拉纳达不得不提的是一个小插曲. 去阿尔罕布拉宫的第一天, 我们在靠近入口处遇到了一个中年鞋匠. 当时我和宝儿正在迟疑入口设在哪儿, 鞋匠热情地过来“指点迷津”. 随后, 他便硬要给我们擦鞋. 我的鞋是崭新的, 宝儿的虽然很光洁, 但也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俯下身去装模作样地蹭两下. 一分钟不到, 鞋匠站起身,摊开手呈收钱状. 宝儿从兜里掏出来一个2欧元的硬币, 他接过, 却还是伸着手, 示意不够. 于是宝儿又掏出一个5欧元给他. 我们想着这总算够了吧. 谁知道他又是作揖, 又是鞠躬,还是不依不饶. 宝儿只得把钱包翻开给他看: 里面只有面值50欧元的了. 结果他还真想要. 我于是大喝了一声“No!” 他才悻悻离去. 当时的感触是: 擦了半分钟的鞋, 便大肆勒索, 让这种刁民游荡在高贵的阿尔罕布拉宫外, 真煞风景!

事后, 不知怎地想起了鲁迅先生那篇人力车夫的文章, 遂觉到了自己的小. 毕竟, 50欧元对我和宝儿而言只是一顿像样的午饭而已; 对鞋匠来说, 可能却是几天的生计. 是不是岁月让我变得太冷漠了? 同时,我和宝儿也不禁嗟叹西班牙的今非昔比. 曾几何时, 无敌舰队横行天下; 而今, 西班牙的贫穷和落后在我们的旅行途中不时地跳窜出来, 让我们不得不感慨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也许, 中华文明在辉煌于世了几千年后, 开始遭遇一个凤凰涅磐的过程也是出于历史的必然吧.

5. 一首船歌,在吉他的流水里- RONDA

我和宝儿乘火车去的隆达. 出国这么多年来, 基本上乘飞机旅行, 但是心中对火车的眷恋不曾随岁月的蹉跎而减弱. 总觉得,火车可以帮我更真实地了解一个区域的风土人情, 另一方面, 那轰轰作响的车轮, 那进站和出站前的长鸣, 更承载了我对往昔的留念和记忆, 仿佛哼起一首久违的歌, 端起一杯陈年的酒…

曾在加拿大乘火车绕世界上最大的湖泊旅行过. 依旧记得那宽敞明亮的大玻璃窗,以及窗外那曼妙得让人心醉的风光. 西班牙的火车, 设施远没那么好. 但, 这并没有影响我欣赏沿路景致的心情. 旅行中, 环境是一回事儿, 心情是另外一回事儿; 好比同样跋涉在茫茫夜幕下的小路, 有人看到了路尽处的曙光, 有人只看到满眼黑色的绝望.

很多的黄土高坡, 一坡连着一坡. 坡上是一望无际的橄榄树, 占据了整个视野. 生命中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橄榄树, 多得让我至今怀疑它们是野生的还是种植的. 年少的时候, 听齐豫的“橄榄树”, 那声声切切, 直让我把橄榄树想象成文竹一样纤细婀娜的东西; 哪成想真正的橄榄树竟有这么旺盛的生命力: 赤日炎炎下, 荒山孤岭上, 橄榄树倔犟地挺立着; 沿路人烟罕至的角落里,唯有橄榄树在延续着着生命的礼赞, 仿佛野火春风… 这是一种催我亢奋的精神!

而隆达, 更把我的这种亢奋推向极至. 这座白色的山里小镇, 建筑在泰加斯峡谷桀骜不逊的峭壁悬崖上; 历经千百年的践踏依旧凹凸不平的鹅卵石, 极有性格地铺就着镇里高高低低的羊肠小路; 如同生生不息的经脉, 遵循着亘古不变的节拍, 记录着小镇独特的历史, 守护着小镇质朴的情怀. 大峡谷把小镇拦腰切成了几近笔直的两截,谷底有河道直通到远方的塞维利亚, 上面有新旧两座桥把峡谷两侧连接起来, 颇为壮观. 在晨曦和暮霭中,小镇罩着柔和的金缕衣, 妩媚而娇娆; 不时地,袅袅炊烟从白色的民居上若有若无地升起, 让你忍不住地问: 这是天上还是人间?

两座桥头, 是游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看看桥下光怪陆离的深涧, 深涧里自由翻飞着的鸟, 再看看不远处金光闪烁的原野,原野上开心地吃着草的马, 即便之前心存什么芥蒂便也慢慢地化解开去… 在那一刻,在隆达, 你只需要一双愿意接受美的眼睛. 别的, 都不需要想, 你也不会想想.

我喜欢旧桥胜过新桥. 旧桥坐在深涧的下游, 小巧而古朴; 如同一首隽永的小诗, 走过了几多春秋, 依然恬静地躺在小镇的心底. 小桥靠近镇中心的一端, 连着一段颇陡的坡, 坡上同样是卵石古道, 道口立着一个同样古朴,类似牌坊一样的城门; 城门有些斑驳, 仿佛刻满了历史的年轮, 沉甸甸的. 在国外, 除了在中国城,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城门. 只是这个城门没有彩涂, 更没有喧哗着什么“天下为公”的横匾, 你却依旧能感到它的份量.

当然, 游客还是在新桥的多; 新桥居高, 视野更为开阔. 桥的两侧, 还应势修建了小有规模的观望台, 一飨游人好奇的心. 那个傍晚, 一位身着西班牙传统服装的艺人, 正在桥头的夕阳残照里弹奏着吉他. 于是, 一首首悠悠的船歌, 便在这吉他的流水里, 划向周遭每一个游客的心海…

山里, 天亮的晚. 第二天, 我懵懂地睁开了眼, 窗外还是一片黑. 正琢磨着是否已过了午夜, 忽听到了此起彼伏的犬吠和鸡鸣, 心里好生欢喜. 想起了陶潜的“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的确, 陶老先生笔下的这一切,都能够在隆达找到印记. 于是隆达, 作为我在西班牙的最爱, 俨然已成了我心中的桃花源. 这种联想, 无比美妙地开启了我在隆达的一天. 立马儿跳将起来, 爬到窗台上. 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去, 能见到下面微弱却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更显得温暖的橘红色的路灯; 灯光洒到路面的卵石上, 化成了星星点点. 推开窗, 倏地钻进了一股清凉的空气, 飘着山里特有的甜丝丝的味道. 顿感神清气爽, 幻想着每天都能呆在这寂静的一隅迎接第一缕晨光…

然而, 隆达并非仅仅这样一个祥和宁静的隐逸之地. 西班牙最古老,也是曾经最重要,的斗牛场就在隆达. 海明威也曾在隆达生活过一段时间, 他的“DEATH IN THE AFTERNOON”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从海明威的小说里, 我们不难看出, 美丽的隆达曾走过了怎样的血雨腥风.

如果问我和宝儿在隆达有没有什么遗憾,那还真有一个. 隆达有一个唯一的MICHELIN星级饭店, TRAGABUCHES. 因为事先我们没有预约, 那天下午我和宝儿便早早地去了饭店门口等候. 不出所料, 和西班牙的许多饭店一样, TRAGABUCHES也是到晚上八点才开门(注: 西班牙本土居民晚餐普遍很晚). 它旁边倒是有几家已经开业, 于是找了一家顺眼的先坐下, 点了TAPA小吃. 本想着等TRAGABUCHES开业之后, 再过去点正餐. 可是, 时过八点半,TRAGABUCHES还一点动静没有. 至少还有另外三四拨游客与我们同病相怜: 过去敲敲门, 摇摇头, 折回来在附近的餐馆落座. 最后实在等不及,我们都放弃了去TRAGABUCHES享受的机会.

MICHELIN星级饭店在伦敦很有几家. 我和宝儿也不过是想尝试一下隆达风味的星级烹调水平. 但是, 看来TRAGABUCHES并不屑于理会我们这些匆匆的过客. 这也许是隆达小镇迷人风骨的一个侧面吧, 但对我们而言,不得不说是个缺憾.

6. 宝马雕车,毋香满路 - 塞维利亚

提起塞维利亚, 大家就会想到罗西尼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和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 这两部歌剧反映的都是17世纪发生在塞维利亚的故事, 然而它们带给作曲家的命运却完全不同: 罗西尼从此一世无忧, 成为音乐界和烹饪界(注: 罗西尼风味牛肉)的名流; 而莫扎特, 倾其生命中最愉快的时光创作了<<费加罗的婚礼>>, 之后却越来越没能逃脱穷困潦倒的悲剧.

如今, 塞维利亚人民显然没有忘怀这两位伟大的作曲家. 塞维利亚的歌剧院外面就是莫扎特的雕像; 而罗西尼呢? 据说,当时的塞维利亚市长要在市中心给他立一座铜像. 一生爱财的罗西尼答曰: 还不如把这笔塑像的钱给我, 我每天去市中心站它半个小时好了!

而迄今为止, 世界上演出率最高的歌剧<<卡门>>, 反映的也是发生在塞维利亚的故事. 我和宝儿专门去了比才笔下卡门工作过的烟厂, 可惜已经找不出任何陈年的旧迹. 取代烟厂的是塞维利亚大学. 校园外的那条护城河也早已干枯得登不上大雅之堂了.

塞尔维亚的花园和建筑, 让人不自觉地想起美国的圣地亚哥. 莫非西班牙舰队当年登陆加州之后, 忍不住思乡之情, 在圣地亚哥建立了一个小西班牙? 确是, 在整个安达卢西亚地区, 我们见到了很多在加州常见的地名, 像是旧金山, 洛山矶, 圣荷塞, 甚至内华达… 于是才恍然: 我们敢情儿到安达卢西亚认祖归宗来了.

塞维利亚有很多历史遗留下来的瑰宝: 卡特特拉尔大教堂, 典型的歌特式建筑; 教堂的大小仅次于梵蒂冈的圣彼得和伦敦的圣保罗. 只是在看过圣彼得和圣保罗之后, 对卡特特拉尔也只能是泛泛一游了; 况且宝儿对里面压抑的格调也不太接受. 紧挨着大教堂的是拉达清真寺. 从严格的意义上讲, 这个塔不能完全算是清真, 因为基督军臣服了摩尔人之后, 依照基督文化的风格在塔顶上加筑了一个喧宾夺主的钟楼. 大教堂的街对面便是堪与阿尔罕布拉相媲美的另外一个摩尔人的宫殿, 阿勒卡萨雷斯. 当初修筑这个王宫的工匠有不少是从格拉纳达调过来的,自然也就和阿尔罕布拉一脉相承. 据说这个宫殿是当时的国王为了讨一个情妇的欢心而建. 由此看来, 金屋藏娇的理念上下串通古今, 左右横扫世界. 这般为红颜祸水大兴土木的结局也几乎都如出一辙: 迅速地走向灭亡.

这么一座多情的历史文化名城,自然少不了宝马雕车咯. 在许多塞维利亚幽深而狭窄的胡同里, 也只有马车才能经过. 于是, 在大教堂,清真寺和王宫外, 聚积了一队队的高头大马车. 遗憾的是, 在塞维利亚,取代“宝马雕车香满路”的是满街的马粪臭. 这让我不得不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大打折扣.

我和宝儿是坐大巴从隆达到塞维利亚的, 沿途经过了许多个小小的城镇,那些个估计我们这一生只会经过那一次的地方. 下午三点半左右, 我们的车穿过一个小镇的中心, 正值一群孩子放学回家. 孩子们对着我们的车没缘由地欢呼着. 也许, 在那深山里的这样一个小镇, 我们的大巴是为数不多的能从山外吹进来的风吧? 不知道这些孩子长大后, 是否愿意走出大山, 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外面的世界有多无奈?

关于塞维利亚的评论, 最为精妙的当属一个曾在历史上名噪一时的斗牛士: 他正要从西班牙北部去塞维利亚; 有人对他说“塞维利亚哦, 那地方好远!”“塞维利亚远吗? 我觉得这个地方才远. 塞维利亚就在她应该在的地方!”斗牛士回答道.

7. 辽远的海的相思 – CADIZ

是的, 塞维利亚的确不算远. 即便在西班牙从北往南走, 还有几个小城坐落在塞维利亚的南面, 比如说加的斯省的省会: 加的斯.

离开塞维利亚, 我们先到了PUERTO DE SANTA MARIA. 在那里小做观光, 我们便乘小渡轮来到了被大西洋和地中海环绕着的加的斯. 在去塞维利亚之前, 我和宝儿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加的斯这个地方. 然而, 按史料记载, 加的斯始建于公元前1100年, 堪称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城市. 这个发现, 颇让我俩感觉自己孤陋寡闻.

希腊神话说, 加的斯为大力神海格力斯所建. 而历史上讲, 公元前罗马军队就驻进了加的斯, 开始了对这个海滨城市的统治. 于是, 加的斯繁华起来, 人口一度仅次于罗马. 随着罗马帝国的灭亡, 加的斯的地位降了下来… 到了18世纪, 在西班牙发现了美国新大陆之后, 加的斯作为西班牙舰队最重要的入海口, 相当长的时间内又在西班牙的文化,经济和贸易领域起了最为关键的作用. 1812年, 西班牙的第一部宪法便是在那里起草和颁布的. 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也发生在那里. 加的斯在历史上的位置由此可略见一斑.

我喜欢加的斯, 更主要的是因为她三面环海. 沿着海滨大道徐徐地走,海风习习,心旷神怡. 沙滩上有许多人在晒着日光浴; 有些人在溜狗; 还有些女士, 赤裸着上身躲在太阳伞下面打牌. 真是一个自由的天堂! 海滩上,更有不少垂钓的渔翁. 显然他们渔翁之意不在鱼, 在乎海天之间也; 否则怎么不见谁带着盛鱼的器皿呢? 要知道, 加的斯的海湾里盛产鱼类 – 我们刚下轮渡的时候, 恰逢一位妈妈带着一个孩子往海水里撒面包屑; 低头一看, 海水里满眼都是肥硕的大鱼, 几十条, 争先恐后地跃到水面来觅食.

城内有许多巨大巨大的树, 据说是哥伦布带来的. 不知需要多少个人手拉手, 才能把一棵巨树围绕起来. 那古老的树干,也不知见证了加的斯多少光阴的故事,几多泪水和欢笑. 不禁叹为观止!

站在加的斯的海滩, 我下意识地问宝儿: 从这里的海口出发,需要漂流多久才能回家? 宝儿问, 哪个家啊, 美国的家还是中国的家? 是啊, 自从生活里有了宝儿,漂泊在外的我, 身后便系着两份牵挂, 两份相思, 两份同样辽远的海的相思…

2006-10-20, 于伦敦


(阿尔罕布拉)


(朝阳里的隆达)


(隆达的城门)


(隆达的斗牛场)


(加的斯)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境外旅行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夏秋里的花絮
·悠长旅程(19)------ Kathmandu花絮
·---(连载8)---在阿花絮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我逃!下次不敢去韩国了,太容易堕落
·我想看看真朝鲜
·澳大利亚自助游攻略 (2004.10)
·墨西哥旅行记事
·我的曼谷-普吉11日游(完整篇)
·我的罗马假日之旅
·泰国:那一片海 依旧清蓝
·行走埃及之一--和埃及人斗智斗勇
·人性的家园——赫尔辛基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观钱江潮记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72小时玩遍上海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德天,北海,涠州岛流水账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