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华东地区 -->
西塘,那一个午后
作者:风吹衣襟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9-11 9:29:55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传说柳永这一首《望海潮·东南形胜》引得金主亮无比艳羡江南风物,遂起投鞭渡江之志,终致宋亡。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时年67岁的白居易闲居洛阳,忆起出守苏州杭州的往事,不禁发一声悠然神往的赞叹。江南,就此化作千百年来稚子蒙童清亮的吟咏声。

江南,在一代枭雄和不世文豪心中,固然是不同的追逐目的,却是同样不胜倾慕的向往。江南,长江之南,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多少人的一个梦想。

我等有幸,生在江南,长在江南。只是今日的江南,可还是昔时的江南?北京的四合院已成了中央商务区,上海的石库门挤满了时尚男女,杭州的清河坊象一个布景棚,江南江北,有什么不同?

然而还是去走走吧,总还有一点痕迹幸运地留下。

十月二日晨,温州,车站。我和女友在熙熙人群中伫立。

“你的包很夸张。”“是吗?这不过是35升。”“以后别带这么大的包,很多人看你。”我环顾四周,果然。想起张爱玲的《更衣记》:“……秋凉的薄暮,小菜场上收了摊子,满地的鱼腥和青白色的芦粟的皮与渣。一个小孩骑了自行车冲过来,卖弄本领,大叫一声,放松了扶手,摇摆着,轻倩地掠过。在这一刹那,满街的人都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这一刻,我就是那个孩子,带点轻狂的得意和喜悦。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当我不再少年,也不再青年,可还会有这样的瞬间心情?

“你老了,也许更适合提着文件包”,女友笑着戳着我的肩说。我笑笑,不语。

我是老了,我开始怀念十年前那段无知亦无畏的少年时光。我老了,可是千百年来的江南,是也老了呢,还是更年轻了?衰老和年轻的界定又是什么呢?

下午三时半,西塘,烟雨长廊。永宁桥上,周遭人群来来往往。

一条廊棚延绵曲折,遮挡着千百年的雨雪风霜,长长短短的青砖路,承载过万千人的离合悲欢。那每一片墨瓦都仿佛是有情的生命,凝重深沉,亦平和宁静。

我深吸一口西塘的空气,虽然我知道患了十年鼻炎的鼻腔已变得十分迟钝,仍试图分辨属于西塘的气息。“小时候我的家乡,也有这样的风雨长廊,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我也很久没有回去过了。”一丝感伤轻萦心头。当你兴冲冲回到家乡,却发现回家的路已全然陌生,老房子也变成了马路,你回的是故乡还是异乡?家乡的那条风雨廊,其实很短,二百余米而已,但我来来回回走了十几年,是多少个二百米?十年的记忆,可以折算成多少距离?

身旁的人轻牵我衣角:“慢慢再看吧,先找旅馆好吗?”我笑:“如果找不到住的地方,我们就在这桥上坐一夜吧。”相倚而坐,听曲水潺潺,聊到天亮,不也很好吗?

朝南廊棚南侧临河,北侧是寻常人家,宽不过二三米。墨瓦盖顶,青砖铺路,圆木为柱,虽朴实无华,也落落大方。河水悠悠淌过,仿佛恒久不变而无时不变的岁月。

沿河行去,一些挂在门前的小木板或纸板上写着粉笔或毛笔字:住宿。字皆稚拙,却透出亲切。

找了几户临河的人家,或是已有人住,或是不方便洗澡——老房子总是这样。当年我家还用马桶,每天一大早提去放在门口,有专人来倒去用做田里的肥料。夏天门前的塘河就是游泳池兼浴室,每日傍晚有多少孩子尽情戏水玩耍。简单而快乐的日子,就象流水。而你,不能跨入同一条河流。

转到北栅街,街口有位阿姨招呼我们看看她家的房子。二楼的一个房间,新装饰的,整洁舒适。虽然窗口看不见河,但下楼往左数步,就是北栅河。我们很喜欢。问阿姨房价,她有点犹豫地说70,倒象是不好意思,怕把价格说高了。我说60吧,她爽快答应。于是卸包,稍作整理,揣着辘辘饥肠晃悠去也。

出门过了永宁桥,就见安境桥。我静静看着它们,平凡中透出秀美,朴素中蕴涵沉稳,仿佛两个阅历了人世沧桑,担得起悲欢苦厄,却仍不改赤子心肠的壮年汉子,相对而坐,娓娓谈心,是让人衷心地信任。我一时不由看得痴了。永宁,安境,古老简单的期盼,籍着两座石桥,散发出动人的力量。

安境桥畔,“陆氏老馄饨”担。要了两碗,坐在长木凳上等着,看身旁檫肩而过的人。馄饨的味道差强人意,只是因为饿,倒也吃得哧溜声响。想起吃过的各地各式各样的馄饨,难道馄饨里也有着人生的印记?不禁一笑。

已近傍晚,霞光掩映中,西塘的流水石桥屋檐墙角透露出一派烂漫的金黄。我们在依依轻拂的沿岸柳叶旁,徐徐踱步在北栅街上。此时游人已少,西塘更显现宁静安详的美丽。我们静静走着,无思无虑,不悲不喜,那一刻我和身畔悠然的河水似乎并无区别。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有什么不同。

一位独自散步的老奶奶,在身旁看着我们微笑。我们也朝她微笑。老奶奶和我聊天:“我们这里乡下地方,你们倒是喜欢来呀”。嘉善本地话,我是大致听得懂的,因为和上海话差不多。女友一知半解,却也笑笑。我用当年在上海读书时学的“洋泾浜”上海话和老奶奶搭话:“乡下地方好啊,空气老好!” 老奶奶很开心:“空气是好的,就是你们年轻人不喜欢住老房子的。”我说:“我家以前也是老房子,用马桶的。”我想起我的外婆,善良又重礼,乐观又热情的老人。她们一生为儿女操心,只知付出不求回报,平凡而伟大。老奶奶和我聊了好一会儿,我翻译给女友听,她只是笑。

天色渐暗,永宁桥畔,“钱塘人家”。要了一瓶善酿,几碟热菜。古龙曾在某篇小说中提到善酿,古龙嗜酒,精于酒道,他笔下的美酒,想必确有独到之处。此处畔桥临河,有清风徐来,只是食客众多,不免喧杂拥挤。若能如古之侠客名士,在春光明媚的正午,独据一桌,临风把酒,浅斟低酌,长歌曼吟,岂不快哉!

响油鳝糊、酱爆螺蛳是此地名菜,亦是我喜欢的,不可不点。椒盐鳑鮍鱼是特产,也当一尝。仔细品来,酱爆螺蛳大小适中,鲜香一般,入味较好,可得8分;响油鳝糊去腥不够,鳝段太大,柔润不足,仅得4分;椒盐鳑鮍鱼是一种小鱼,与通常溪鱼类似,也算松脆入口,但骨刺较多,给个7分吧。后来我在嘉兴市内一名店再点一客响油鳝糊,味道大不寻常,唯用油太重,可得9分。善酿是一种黄酒,入口醇厚,算是不错了。若在酒中打蛋,热至七八十度,尤其在冬季寒夜中饮来,一股暖流从口缓缓流淌至腹,然后散发浑身五腑百脉,那一刻的舒畅不可言喻!

伫立永宁桥头,夜色沉静,微风拂面。两岸廊檐下一盏盏红灯笼沿河一路逶迤延伸,仿佛没有尽头,青色的屋宇隐映在半晦半明的灯光中,深沉厚重。多少岁月过去,它们似乎不曾改变,但廊间桥畔曾经的无数青葱容颜,如今安在?

某天,小雨如酥,湿了万家屋檐,薄雾似纱。

檐下一家新娶的媳妇,正低头纳着千层鞋底,眉间藏着浅浅娇羞笑意,把一针一针的情意和期盼纳进层层线里;她衷心信赖依靠的那个人就在屋前水埠边,嘿嘿憨笑,和邻居一道补着渔网。他知道手中这梭子的分量,他有信心用它撑起一个家来,他不能辜负了她的信赖。偶尔两人抬头余光相遇,赶紧又低下头去,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两位老人在灶头,一个生火,一个做饭,不时瞅瞅门外一双小儿女,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

转过那个街角,是条狭窄悠长的小巷,巷弄的尽头是户大户人家,数进瓦房,飞檐雕梁,气度雍容。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淡淡惆怅的姑娘,撑着油纸伞,行走在这寂寥的雨巷,象梦里的一枝丁香,象梦一样地飘过身旁……只留下丁香一样叹息的眼光,象梦一样的凄婉迷茫……

长街尽头,一片湖面豁然开阔。千万朵荷花,亭亭玉立,迎风摇曳。雨丝在叶面汇集成露,晶莹圆润,光华错落。“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它……”,婉转曼扬的歌声中,五六只蚱蜢小船,十数个豆蔻少女,轻歌笑语,舟楫缓摇,伸如雪皓腕,采拮颗颗菱角。不经意间抬手一捋微湿的青丝,低头之际婉约温柔,竟让路旁偶然经过的异乡游子看得痴了,惹来一片珠落玉盘的笑声。一位绿蓑衣青斗笠的渔翁,撑一船而来,船头系着十来只鱼鹰,鱼篓中鱼虾还在跳动。渔翁笑喊一声:“姑娘们,可得小心点,别掉河里去啦!”一个调皮的少女回答:“大叔,放心吧,你那鱼鹰可不一定游得过我呢!”又是一阵笑声……

今时今地,此情此景,还依旧吗?

秦砖汉瓦终究无情,所以长存;有情的生命,总要消逝成风。但人之可贵,正在于人的有情。但愿在无情的岁月里,活出有情有义有笑有歌的人生,也便不枉了。

沿朝南廊棚缓缓行去,右手是居民家中开的店铺,卖的多是些水乡水墨画、丝绸、刺绣、较便宜的工艺品和古董。不少游人驻足挑选,捎上几件。西塘人皆淳朴重礼,还价再低,还了不买,也不生气,依然客客气气地叫你得空再来看看。

拐进一家画廊,主人递上名片,一堆头衔,好象是位民间艺术家。见他脚屐拖鞋,不修边幅,倒是有几分通常所谓的艺术家气质。他说别人家的水乡水墨画多是画匠之作,流水作业的产品,他的是自己的原创,自是与众不同。我左看右看,也未见特别。不过女友喜欢,便以高出别处数倍的价格买了四幅——反正也不贵。主人说这是与我投缘,友情价。我笑笑,道声谢。“春色秋光若可买,千金也不曾钱悭”,我于钱之一道本不十分在意,花得开心便好,真真假假,又有何妨。

前行,小桐街东侧,是送子来凤桥。桥始建于1637年,即明崇祯十年,为三孔石板桥。传说建造时,适有一鸟飞来,造桥人认为祥瑞,取名“送子来凤桥”。现在的送子来凤桥为一廊桥,桥宽10米,正中花墙相隔,行人可各走一边,桥顶覆棚,红檐黛瓦,桥两侧有护栏,方砖铺就长条座。送子,来凤,想必也是期盼香火繁衍不熄的愿望吧。

“走左边生男孩,右边生女孩,是不是?”

“哪边是左?哪边是右?从这边去,是左;从那边来,就是右了。”

“当然从第一次过的那边算起啦,笨。”

“你要走哪边?”

“右边,我要女孩。你呢?”

“我?左边。”

“那是不是左右都走一遍,就是龙凤胎?”

“你试试啊。”

她果然两边都走了几遍。“不要再走了,再走就超生了!”也许,每个女孩都有着这样一个温柔慈爱的梦想吧,我微笑看着她。还是让她多走几次吧,如果真的能成真。

再前行,见环秀桥。环秀桥建于1581年,即明万历九年,跨当年的小桐、北翠两圩,是西塘镇上最早最高的桥,相传昔日晴天时站在桥顶,放眼北望,太湖边的郁郁青山分明在目。桥名环秀,名副其实。驻足桥顶四顾,两岸屋宇绵延,前后水波荡漾,果真是秀色环绕。在桥上席地而坐,侧耳听桥下流水低吟,远处笑声依稀,心渐渐宁静了下来。一些前尘往事脉脉淌过,忽叹忽喜……一瞬间,突然有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般的感悟……

坐了许久,继续前行,人声渐稀。晦淡的灯笼光影中踩着陈年的青砖,仿佛足下走过的便是前世今生。一时间恍惚起来,不知今夕何夕?我的足印覆盖了前人的足印,又将是谁的足印覆盖我的足印?

行到路断处,水仍未穷。静立片刻,牵手回头。路有时而尽,但心路延绵,未有止境。

清晨,阳光温柔地敷在脸上。几扇门吱呀一声陆续打开,勤劳的妇人已在河边捶洗着衣服。西塘的清晨似乎漾着淡淡的清香,充满仿佛花草即将萌发前那一刻饱满的生气,这样的气息让我宁静而振奋。我们缓步长街,又来到环秀桥畔。桥阶边有人挑着木桶,卖豆浆。要了两碗,坐在台阶上,坐在阳光里,一口一口,豆浆的甘甜和着阳光的清香,是最美味的早餐。一对情侣坐在我们对面,一起喝着豆浆,相视而笑。同样人在旅途,纵不相识,相逢一笑,感觉也分外亲切。

这些年常一身行去,或荒野山巅;或古镇老村;或繁华都市,去欣赏天地大美;去体验人情冷暖;去经历世间百态。让我心动泫然的,不止是绝美得令人不敢呼吸的自然万物,更多的是相逢萍水却真心互见的朴实情义。忘不了前童古村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坚持请我吃中饭的童大叔;忘不了婺源汪口请我喝了一盏自家好茶向我介绍木雕的俞先生;也忘不了更多真诚帮助过我但连姓名也不知道的善良的人们。他们和我素不相识,一无所求,却自然而然的给了一个异乡人信任与友情。这样的淳朴情义让我感动,让我亦更多了一分对人间的信任与温暖。

我们买了一个竹蜻蜓,在街边象孩子一样玩着,比赛谁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还买了个万花筒,看里面千变万化的图案,希望人生也这样多姿多彩。我想起我小时候也有个万花筒,在上海买的,是我最喜欢的玩具之一,后来终于还是不小心摔碎了,我惋惜了很久。我再也没有看见比那个更漂亮的了。现在这些已不再重要,却仍在记忆里长存。

一路行去,里仁港、望仙桥、苏家弄、叶家弄、烧香港、五福桥、石皮弄,来来回回,也不知走了几遍;荷叶粉蒸肉、西塘粽子、八珍糕、青米团子、状元糕,走走吃吃,也不知填肚了多少。觉得人生有时真的不需要目的,慵懒度日,行坐随心,不也很好吗。但是,恐怕也只是想想而已……

午后,黄酒陈列馆前,懒洋洋地坐在河边的石栏杆,垂柳在发梢拂过,仿佛很多次曾拂过青春岁月的淡淡清风。相互依偎坐着,看一群蚂蚁在地上忙忙碌碌奔忙,搬运他们的中餐。一个咯咯大笑的小孩蹒跚跑来,我起身抱他,轻轻放在一边,他很可爱地看着我笑。我不想这小家伙打扰这些为中餐努力的蚂蚁。在这一刻,我可以决定它们的生或死,仿佛造物。但我突然觉得它们和我是平等的生命,在造物的眼中,我们何尝不是蚂蚁。我希望它们有一个快乐而完整的生命,就如我们同样希望拥有一个快乐而完整的人生。或许有疼痛,或许有伤痕,或许有泪水,但来过,活过,爱过,笑过,便已经没有遗憾。

两个人静静看着,一直看着。“在想什么?”“没有,什么也没想。你呢?”“也是”

就这样呆呆坐着吧,不必说话。无所思,无所想,不悲不喜,不憎不忧,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永恒无非一瞬,一瞬即是永恒。

你知道,我们都明白,世上没有不变的风月,没有不老的容颜,也许,也没有不易的情感。或许有一天,我不再在乎你的笑颜,你不再关心我的悲喜,我想,我们都还会记得,那一个在西塘,看蚂蚁搬家的,午后。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华东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独龙江,那一刻我无语……
·西塘,那一个午后
·美丽西塘-----上海小资西塘两日游详细攻略
·西塘:缠缠绵绵的江南情丝
·珍惜碛口那一份宁静
·沉醉不知归路 三月西塘FB游[组图]
·那一次的逃离
·南京出发自驾游西塘路线推荐(2天)
·西塘美食
·西塘实用游
·观钱江潮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浙江楠溪江自驾游记
·嵊泗游记
·品味上海
·寻找年轻的感觉(三)
·上海和北京
·五一川北之行
·别了厦门
·激爽漂流,山水画中游 武夷山自助4天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观钱江潮记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72小时玩遍上海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相当完备的云南攻略之丽江篇[组图]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德天,北海,涠州岛流水账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