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华东地区 -->
春天的行走-4
作者:newnewnewnew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6-3-26 20:36:39


歙县
  离开黄山,大概1小时车程,我们来到了屯溪,这里是黄山市中心,比起汤口,我和老妈都更爱这里。放下行囊,去逛屯溪老街,渐渐地下起了微雨,虽然这条街渐渐现代,但是在这个安然的环境里,带着安然的心情,就自然觉得很舒服。
  老街也有人在兴土木,穿过老街,江边,远远的,有一些房子,那是另外的故事。
  行走中也是一样,走过的路、遇到的人、听过的歌、说过的话、吃过的菜……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不管你是同谁、用何种方式走在路上。
  离开屯溪的早晨,我先去火车站接CH姐姐,她是福建人,与我当年生活过的闽北某市是一个地区的,听起来便觉亲切。在我出发前两天,她MSN对我说:我去同你走婺源吧。后来,在九华山,我给她电话:你干脆早来几天,我们一起把歙县和黟县也都走了吧。就这样,她在这段旅途里提前出现。
  其实我没见过她,我们认识共同的人,可是从来没见过面。但她一出黄山火车站,就认出了急匆匆往车站赶的我。
  她抢着背起我老妈的大包,我们一起,坐上了去歙县的车。

  歙县,曾名徽城,古徽州的政治中心,可见在历史上,我们无缘触摸的时间和空间里,它是那样璀璨绚烂。
  我们直接住到了渔梁镇,那家客栈叫渔梁古道人家,家庭旅馆,我们是一早去,所以住在了视野最好的三层,走上露台,能够看到渔梁坝,那是在历史上曾起到过重要作用的水利工程,我很喜欢这个露台。
  歙县的村镇们,老妈没有全程同行,从黄山下来,她的膝盖开始积液,我去年在梅里徒步完也是这个症状,我知道是很疼的,于是在带她去了潜口、呈坎、唐模、槐塘、堂樾以后,我就和CH两个人单独行动,留她在渔梁散步或在客栈休息,享受这里的悠闲时光。
然后,在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的陪伴下,我和CH走完了那些镇子和村子们,我们回到了屯溪。
  屯溪依然亲切模样,住在一个家庭旅馆,那个老板对老妈说:你的两个女儿陪你出来玩啊。
  我笑答:她的二女儿今天晚上就来了,我是三女儿。
  那个今天晚上来的二女儿,就是我的同学兼多年好友晶晶。
  现在,老妈吃过晚饭回房间休息,CH要去买件薄点的衣服,我穿过老街,开始在新鲜的记忆里搜索老街、老村、老镇的模样,还沾着晶莹的露水,明艳动人。

1-潜口
  那应该是个古民居博物馆。
  说起古民居博物馆,我更喜欢山西丁村的式样,博物馆即是整个村子,有种更加完整的感觉。
  潜口的房子也很漂亮,上下错落地在那片公园一样的土地上,不管道路已经如何像公园,房子在岁月里总是保留了它本该拥有的美丽。
  大概曾经也繁华过,现在,抬头看天井,灰尘飘荡。

2-呈坎
  是带老妈走的最远的一个村子。
  走进去,以为很小,甚至以为只有一个祠堂,其实参观完祠堂继续走,才是真的柳暗花明。
  祠堂是纪念罗公的宝纶阁,门上画着很好看的图案,确是现代的。听说是拍《风月》时的道具之一,我很喜欢的电视剧《历史的天空》也在这里拍过。我于是使劲想,到底哪个镜头是在这里拍的,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中国的房子总是无穷无尽的延伸,不会让你一眼看到尽头。门里还有门,转个弯还有屋,处处彰显着含蓄的荣耀。
  再向里走是村子。里面的房屋多保持着旧时模样,理发店里只有一面镜子和一张椅子,如我小时在农村看到的那种理发店,幼儿园是一间大屋子,一群小朋友在里面被老师带着做游戏,沿着细细窄窄的路往里走,不用记路,多半能够互相穿过。
  听当地的老人讲,这样的房子住着并不舒服,可是政府不让拆,也不让改建。世界巨大改变,他们只能使用老时钟。

3-唐模
  唐模的人不姓唐,而是姓许。似乎整个村子都在讲述着一个人的故事,他叫许承尧。
  当然也有别的许姓的名人在流传,可是将唐模发扬光大的,还是许承尧先生。
  村里有12名家的真迹,笔迹漂亮地让人心动,居然凑齐了苏黄米蔡。
  为孝顺母亲而用白花花的银子造出来的翻版小西湖,我看了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在这里,更有魅力的是建筑和民风。
  许宅的门梁上有199朵牡丹,虽然时代久远,仍能看到昔日威严无限的富贵。
  现在的唐模,高阳桥的水仍旧流淌,青壮年的男人们却纷纷外出打工,留下的多是妇女、儿童和老人。
  我们改变了世界,世界也改变了我们。

4-槐塘
  唐模拐出来没多远,就是槐塘,一个很小很普通的村,小到不卖门票。
  听说有个小贩用几块糖换了一位农妇手上搅拌猪食的工具,一洗净,是象牙朝笏。看来什么地方都有过闪亮的记忆,只是历史选择性地记得或遗忘。

5-堂樾
  七个牌坊,鲜活的过往。
  每个牌坊背后,都有那么坚韧、痛苦、挣扎的故事:父子争死、忠贞节烈、仁义道德。
  我们现代的人,很难理解古人的全部思想与行为,父子情深,古今都一样,对朋友义气,原本也应该,可是老公死了就要死守着也算了,还为了那个名声去绝食身亡等等等等,不可思议到极点。
  我问老妈:难道自己的女儿死了丈夫不值得同情吗?怎么会有父亲逼着女儿去死,周围的人民还为这种原本好端端的人去死而叫好。
  想想真是令人沮丧的人与事,真是极端执拗的想法。
  七个牌坊,高大地伫立在灿烂的油菜花里。

6-渔梁镇
  我们就住在渔梁镇。周五的后半夜,突然入住了十几二十个游人,大概因为是周末,很多人赶来进行一个短期行走。
  渔梁镇是当年朱熹的父亲读书的地方,是徽商入徽州的要道,是李白探访许宣平的地方,可惜有人比李白还酷,见到大名鼎鼎的李先生,一句:门口插竹竿的就是许宣平家。等李白遍寻不到许宣平,才反映过来刚才用竹竿撑船的就是自己要探访的人。
  晚上和早晨都走过渔梁。晚上八点渔梁的灯就熄差不多了,很像一般的村落,平凡生活里,人们节俭而安静。
  早晨的渔梁,在周六早晨,游客像是魔法变出来的,到了周日,却消失地无影无踪。

7-许村
  许村和呈坎一样,都离歙县有点远,不过对于在北京生活的我,觉得二十几公里是出门坐一趟公车。
  老妈没来这边,她继续在渔梁散步休息,和我来的是CH,她有点像我的朋友DADA,都是那种很爱笑、个子小小的女孩子。
  许村有好几座著名的牌坊,五马坊、双寿承恩坊、薇省坊……
  但我和CH更喜欢的是许村的古民居,依旧是那种辉煌与黯淡交织的氛围,依旧是高大的马头墙。
  周日刚好赶上村民有什么会议,人们拿着小板凳,聚集在小学门前。
  那座小学始建于1920年代,现在还在使用,不过只有学前班。
  我们离去的时候,人们刚好散去,只见村里人们三三两两地拿着凳子和椅子离开,彼此间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

8-雄村
  这一路最不值得来的村子。
  离歙县县城很近,离渔梁更近。
  水的桃花开了,白的、浅粉的、水粉的,可是,更多涌入眼球的是水泥、木头、砖石,雄村在大规模整容,并在水边植上三公里的桃树,这个秋天,雄村将变成一个度假村,门票听说可能上涨到七八十元。
  这个传说中可以媲美大观园的村子,真的要变成大观园了,楼宇和桃花对游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居民依旧穿着破烂的鞋。

9-郑村
  郑村同样离麝县县城很近,可是与雄村一比,差别巨大。
  郑村有一个据说是徽州地区年代最久的贞白里坊,它就在街边,牌坊一侧电线杆,一侧是民房,牌坊下很多垃圾,时不时有狗跑来翻垃圾。
  我拿出相机,一位中年的当地人对我说:这块石头总有人来拍照。
  到郑氏宗祠,街上还是无比冷清,门锁了,听说看门的人去吃饭了。
  我们买了几个包子,等回来的时候,门开了。
  和之前我们在绩溪看到的胡氏宗祠比,完全是两种味道。胡氏宗祠的颜色是那种富丽的暗暗的红,郑氏宗祠的门梁与柱子,已经开始泛白。
  门上也被今人画上了图案,不过很有趣的是,这个居然是门神,而且秦琼和尉迟公的兵器都画反了,拿锏的是黑脸的尉迟敬德。
  宗祠是供奉祖宗灵位的,让祖上离开人世以后,还可以穿越时空来到这里,而门神是挡鬼的。这个画像,像是一个玩笑,讽刺地立在那里。
  看门人是个在当地颇有些文化的人,他说这里一直很冷清,没什么人到这里看,经营的也很坏。他在宗祠里放了张桌子,还挂了他自娱自乐的水墨山水画。
  郑氏宗祠的大门是个牌坊,明代万历年间的,看门人很落寞的语气说:肯定是真的,没翻修的,这里没什么是翻修的,除了大部分牌匾,原来的都在文革的时候破四旧烧掉了。

10-歙县县城
  著名的八脚牌坊,即许国牌坊,利用皇帝对自己的宠信,用巧计堵住了皇帝的嘴,于是有了这个常人无法建造的八脚牌坊。
  我和CH去的时候是晚上,歙县下了雨,我的布鞋已经在雨中湿透了,但我们还是决定雨中去看阳和门及许国牌坊。
  夜雨里的许国牌坊很好看,因为它有一个延长的倒影,拍出来,很特别的味道。
  倒是穿过徽园来的路上,觉得徽园的样子很普通,它是新街,不是老街,满满的红灯笼,似曾相识,所以提不起兴致来。
  等雨过天晴的第二天下午,我和CH又来到斗山街,比起新街徽园,斗山街让我们看到了许多值得珍藏的历史,虽然现在哪里都收门票,而且门票日渐昂贵。
  有些清代的砖雕和石雕,经过文革,依然如新。听说是主人用东西把墙弄平,才得以保持。不知道是因为了解它的价值,还是因为对历史和家园的珍视。
  离开斗山街,再见许国牌坊,已经觉得它没有昨夜美丽。因为白天的它,在模样上,除了八只脚,已经与歙县其它的牌坊区别不大,可是在夜里,它的周围都是灯火,雨又给了它一个倒影,就拥有了那样一个闪烁的瞬间。

  就这样,那些村子、小镇、街道、牌坊、宗祠在我脑子转啊转,在屯溪还算热闹的夜里。
  阿里猪问我,你还在黄山一带呢?
  我说是。
  我想,徽州是那么值得细细品读的地方,我想我还会花时间来了解它。
  每当这种时刻,我就前所未有地同情我家那个可怜的儿子,等他能够带着热爱的心来看这些建筑的时候,希望还能够看到我今天所见。我已经有遗憾,怕他的遗憾更深。
  也许,也许,也许那时候,原貌保持那么美好的郑氏宗祠都已经变成了今天的雄村。
在这段回忆里,我忽略了一个地方,那就是绩溪。那是在歙县之行的夹缝里,我和CH走过的地方,那一天,我们坐大巴、走路、拦车,很辛苦,但是很快乐。虽然在今天,绩溪已经属宣城市而非黄山市,但在古代,它是徽州的土地,它的文化,仍与徽州文化一脉相承。
  关于绩溪,我会另找时间细细地回味,因为在今天,我和CH将去老街与晶晶汇合,然后一起品味当地的美食。

20060326屯溪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华东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阳山:行走中的快感
·女人的节日春天的海泉湾
·到肇庆感受春天的气息
·京郊的春天,繁花吐艳的好时节
·峨眉山:百花争艳的春天
·武汉春天的诱惑,梅樱争艳
·石象湖:郁金香花开,感受欧洲的春天
·昆明植物园:春天里繁花似锦
·行走于声色元/阳
·06春天的旅行缅甸篇——混在仰光
·72小时玩遍上海
·浙江楠溪江自驾游记
·观钱江潮记
·寻找年轻的感觉(三)
·上海和北京
·嵊泗游记
·品味上海
·别了厦门
·五一川北之行
·1902年上海半小时游记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