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首页 | 摄影作品 | 佳作推荐 | 游记攻略 | 旅行宝典 | 摄影学堂 | 下载资源 | 互动BBS 

 用户状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首页 --> 游记攻略 --> 华北地区 -->
美国使馆闯关记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时间:2005-7-24 11:07:23

 

    公元2000年12月5日清晨六点左右,我就爬起来,跑到三姨奶奶家的洗手间照照镜子,看到自己脸上精神还是很饱满的,睡眠的缺少并没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我把资料重新检查了一遍,充满信心的想:一定要冲过这一关,我们一家人将会在大洋那头相见了。我叫醒了壮姨菲菲,三姨奶奶也起来了,不久壮竟然也打着小呵欠爬起来了,仿佛他早有预见今天有件大事等他去完成。
    七点左右我们已坐在的士里了。今天天气仍然是晴空万里,车窗外的北京从容大气。不到半小时,美国使馆就到了,很普通的些房子,只是占地面积挺大,看来美利坚处处都体现出超级大国的雄浑气势。刚一下车各航空公司的广告员便纷至沓来,把一张张飞机票的广告纸塞到我们手中,为了躲避早晨的冷空气,我们穿过街旁候签的人流躲进一家小咖啡店,这家咖啡店实际上主要是做帮签证人填表的营生,一个撅着嘴的短发小丫头一个字一元的要着价,店里还有一个人到门外帮着大家听叫号。不久我的号都叫过了我才抱起小壮夹起文件过街朝那武警的门撞将过去,我想看起来我就象个逃课归来的学生。穿过露天长廊进入了两个小保安把持的小屋。
    我抱小壮乖乖进了小保安把持的屋子,前面几个人正在接受一老一少两保安的检查,他们无非是看看人家的护照带好没有什么的,弱智的人也能做得很好的工作,但这两人却并不能察明这一点,偏偏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洋人见的多了,连同胞的摸样也瞧不顺心了,一味地呼来呵去,我看见前面一书呆子似的女学生已是抖抖嗦嗦,被这两人稍加呵斥,连魂都飞了,离开时连护照也忘了拿,自然是又引来两小鬼的大呼小叫,还有俩老夫妇离开这儿时也已面无人色。看到着一切,我突然产生一种想法,去不去美国其实都是无所谓的,我现在到了这里,对于任何人我都会不卑不亢,我只想守住自己的尊严。我把护照等放在保安的桌上,我想我的手续齐全,不会有任何给他们显示威风的地方,然而少保安的眼睛仔细地盯住我的护照相片,然后又仰头打量我,这样的目光来回穿梭了几回合,方打住,把东西还给我,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你哪象个当妈的。”他的口气很冷很难听,使我觉得他是因为没找到什么可发威的话题而心里颇失望,我嘲讽地用有点幸灾乐祸似的神色向他笑了笑算是作别。
    我推开签证处的门进去时,出现在眼前的是大医院划价收费取药的大厅,果然一号窗口正在“挂号”,其他窗口也已是人头攒动,我忍不住独自笑出声来。看上去这里的人都得了一种病:梦游症或是异乡癖,治得好的人留下,治不好的人放逐。我暂时还是梦游症,在梦里不停地找老公,所以我要到这里来把把脉。正在胡思乱想时,发现场内一个高大的满脸疙瘩和横肉的中年保安人员正在耀武扬威地维持次序,一看他便是那种在家不停对老婆说“他妈的”的一类人,现在他受了环境和工作性质的限制,不得不用些文明用语,他不停地叫着“先生”“女士”“请……”,但语气和语调仍然是“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看上去他现在真的好压抑,如果回到家里,他一定会飞快地解开武装带扯下那套蓝色制服,光脚丫翘在饭桌和着饭香痛痛快快地骂一回“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此时他已发现了我和小壮乖乖,便一边叫嚷着一边朝我们走来。
    那保安叫嚷着朝我们走来。
    “女士!”他说,“请你到这边来。” 
    我把小壮向上耸了耸抱高些,使我们俩都感到更舒服一点,然后迎着那保安而去。很多人扭过头来打量我们,更确切地说是在打量小壮乖乖,因为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同凡响,为了迎接今天的这次行动,我在对小壮的包装上酝酿已久,本来我为小壮准备的是一套深蓝的小袄,名牌,看上去颇高档,让签证官视觉上获得我们在国内生活优越不会有移民倾向的信息,但有一天我在一家叫“美宝”的品牌童衣店里发现了一件非常漂亮精致的领口和袖口都镶着白羊毛边边的火红棉袄,我就推翻了先前对小壮的形象设计,天哪!我为什么不把他打扮成一个圣诞老人呢?!如果签证官看到这个圣诞老人,岂不是情绪高涨,一心光想过年的好事,赶快将圣诞老人迎进门来,哈哈哈……妙啊妙,我一想到这一创意几乎得意忘形。于是迅速行动起来,配裤子,配靴子,配帽子,红裤子是偶然碰上的,我在车上,突然看见车下有帽店就提前下了车,因为圣诞帽很难找到似的,到了那店中什么帽都有除了我想要的那种,失望吧。可忽然我眼睛一亮,店门前的小推车上有一些小裤子在出售,其中一条,唯一的那条火红火红的,不也正是我需要的吗,这才是上帝让我下车的目的呀。小靴子也很容易的买到了,那正是我们经常在画片上看到的那种被圣诞老人穿在脚丫丫上的深筒红套靴,既美丽又温暖。唯一的只有那顶帽子,我跑了好多家小店也没买到,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了汉正街。汉正街帽子围巾铺天盖地,我问了好多家他们却都没有,终于我发现一家帽店靠门边挂着一顶大人带的软塌塌薄形的圣诞帽,而且还脏兮兮的,女店主殷勤地说:“要么?最后一顶,只要你三块钱。”我不甘心要这顶面料差面积大的玩意,继续向前走,可走啊走啊走,那顶帽子老在我眼前晃悠,会不会过了这村就找不到那店,马虎点吧,总比买不到强,何况可以把它改小嘛。叹着气回头,那店里却只剩下俩男伙计,他们一听我要三元钱买走这顶帽子,而且是非买不可的样子,颜面上露出窃喜,其中一个马上嚷到:
    “谁说三元,不卖!最低五元。”我听到这话,重新审视这顶帽子,觉得它更差劲了,我转身就走,耳后传出‘三元就三元吧”的悔恨,却也不再回头。又不知看了多少店(汉正街真大啊),在一个小胡同里终于找到一个有很多圣诞帽的地方,还有小孩戴的小号,只是帽子仍然是薄布作成的,看上去不温暖也不够精致,价格还喊的死死的,不值,在我几乎要买下它时,我的眼睛刚好投向了对面一家小店,我几乎是飞奔了过去。
    那是一个布置得多么温馨的小店!小碎花的墙面,木质的地板。桔色的灯光下,挂着好多胖乎乎的毛围巾,而围巾下方的台面上有好多顶圣诞帽,都是红色的厚绒面,白色的羊毛边边,看上去可够精致。我随手拿起一顶,把手伸进帽中:哇!好暖和。我想象北方的漫天大雪,小壮乖乖戴着这顶红帽子站在雪地里向我张开手……我把帽子紧紧攥住,对店主说:"我要了,多少钱?"目视他,以为会是个不便宜的价钱,听口音店主是个东北人,他爽朗而干脆地说:"九元。"价格已够公道,无须再与人论价,我便又即兴选了一条奶白的宝宝围脖,羊毛的,两端套在一个小白毛狗头上也是怪可爱的,十八元就成交了。
    这就是小壮乖乖变成圣诞老人的全过程。
    话说保安走近我们,我发现他的眼睛现出非常的柔和的光芒,他说:
    "女士," 很礼貌的,不是"他妈的"那种,"请到最前面去。"
    越过长队,我抱小壮去了挂号的第一名,我听到后面的私语:
    "那孩子还真有西方人的味道。"
    "唉,早知道这样,我也该把孩子带来。" 
    我把护照,交款收据和丈夫寄来的IP表一起塞进去,换了两个塑料绿色长牌下来,又听保安说:"女士,你先坐在这里吧,等会我会叫你。"
    我在插着美国旗的倚墙长椅上坐下来,把小壮放在膝盖上逗乐,宝宝昨夜睡的晚醒来次数也较多,一般到这时也该吵瞌睡了,很有可能他会在签证官问话时哭闹的,于是我希望他要就干脆睡着要就情绪再高一些,不过看来他是不会睡的了,我就把他抱起来走动,指给他看墙上那些并没有多少特色的风景画,偶尔审视一下整个大厅,还真没有象我们母子的精神这样松弛的,大家紧张地排成了更长的队,而保安的任务似乎也更艰巨了,时刻都在教训那些讲话声音稍大的人,反倒使得大厅里到处充斥了那骂架般的语调。"不过他这人对小宝宝还是够好的,看来可爱的壮壮唤起了他内心的父爱呢。"我暗自想到。我和小壮疯来疯去半天,才发现两只绿牌都玩不见了,一找,原来一只在长椅下的这一头,一只在长椅的那一头,赶快拾起来,怕人看我那张糊涂的脸而把脑袋藏到了小壮的背后捂起来,这时我听见保安的声音:"哎,那位抱孩子的女士快过来!"
    我想他一定已叫了几声了,只是我没注意,因为他的语气已不耐烦,又有点"他妈的"了。
    探亲的人特别多,好象被分成了三队,我一过去就老老实实地站在某一队的最后,竟被那保安恨铁不成钢地责怪了一下,然后不由分说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我们母子拧到了那一队的第一个站着,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强硬和不有分说,以至于我一时不知该谢他还是该恼他。
    我站着的那队对的是八号窗口,几步远的窗口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美国男人正在低头整理着什么材料,他看上去没有什么表情,很象科幻影片里的机器人。其他窗口已开始工作,叫到某人的名字某人就上。很快,八号窗也开始工作了,“机器人”用眼手向我示意,我怀抱小壮走上前去。
    “你好!”签证官说道,头并没有从他扎入的那堆资料上抬起来,音调平平,让人觉得那声礼貌问候只是机器人身上安装的一个程序。
    “你好!”我回答,音调尽量体现出人的那种感性。然后把小壮的手爪爪朝他挥挥,代他问候一句:
    “叔叔好”。
    签证官显然已经把挂号处拿走的我俩的护照材料和IP表清到了手边,难怪刚才比别的窗口慢了一拍,别人都是被叫到才上前,而我们是直接上来的。
    “你叫唐涛。他叫段文……渊。”签证官的中文多少还有些不熟练的的地方,但我已多少有些佩服他了,这个“渊”并不能算天天都会用上的口语,何况人家毕竟是个“老外”,看来他的中文水平还不错嘛,想到这里,就觉得他那唱小调似的中文也不难听了。
    “请出示你的资料。”签证官说。
    我抖动我装着全部材料的资料袋,可那袋子真还有点小——我先前怎么没注意,太不好倒出来了,而我只有一只手可以用,另一只手还得抱住小壮乖乖那金字的招牌那纸糊的灯笼那臭驴粪蛋蛋,说是迟那是快,当我几乎要露出慌乱时,那保安象风一样串过来,一瞬间把资料全抽了出来,我吃下一枚定心丸,便故作潇洒的将资料一股脑从玻璃窗下的小细缝里塞进去。
    签证官开始查看这些材料。

    我注意到小壮乖乖一点也没有吵瞌睡,他一直都是那么乖,火红圣诞帽下那双墨玉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直在警惕地关注着签证官叔叔,我把他放在玻璃窗口的台子上,这样他和签证官叔叔都可以很清楚的相互打量了。
    “叔叔在工作了。”我告诉小壮,“哦,叔叔看我们的照片呢。”
    “有你先生的银行证明吗?”
    “有,在那张IP表后面。”
    他低头寻到IP表。
    “有吗?”我问。
    “有的。”签证官回答,他的声音很温和,那是人类的声音,非常的感性,莫非是那些照片……。照片上,我和丈夫两情相悦和家人深情相拥和友人快乐相聚,这些人类的共性激起了他对故乡的怀想与对亲人的眷顾吗?我重新打量着这位签证官,发现他其实非常的英俊,冷峻的外表下一定也有个非常善良的灵魂在思索。
    “你和你先生什么时候结婚的?”不象是例行公事了,仿佛是邻里间好奇地打听。
    “1997年10月31日。”
    “你的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1999年10月10 日。”
    听到这里,签证官很难得地抬起了眼睛,刚好和小壮乖乖四目相碰,我看见了他的嘴角迅速被碰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微笑,那是一个父亲才会有的微笑。
    我以为他还会问些什么别的,但他已低头不语了,自顾写着什么,我已有预感,心中一阵快乐的冲撞。果然,签证官递出两个小单子来,叫我们到十号窗口等候签证卡,这时我的快乐更是无限膨胀了,我仿佛看到蓝天白云金色的阳光和我丈夫的笑脸——他离我是那么的近了。我真诚地对签证官说了两声:
    “谢谢,谢谢!”
    保安也为我感到由衷的高兴,他的眼睛满含笑意,帮我把所有材料装好,告诉我不用去站着等,还是到那边位子上坐着等他叫我。我穿过候签的人们,人们几乎都已看出我们“成”了,眼光现出羡慕与祝福,有些人开始打听签证官问了些什么问题,我一边简略地回答一边在心里也祝福他们能顺利与大洋彼岸的亲人团聚。
    我来到先前坐的那位子大约等了四十分钟左右就听到保安叫我,我走过去时,他把手里办好的签证材料帮我整整齐齐地放入我的资料袋中,我这才发现我们母子之所以这么省心省力地办好了签证手续,多亏了这个表面上咋咋呼呼,却在使暗劲帮助和保护同胞的真诚善良的中国保安。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看着,我一定会要小壮乖乖亲一下这位可爱的保安叔叔,但还得维持他那严肃威严的形象,我只好对壮乖说:
    “叔叔多好,谢谢叔叔啊。”
    当我们告别他时,小壮也很懂事似的向叔叔不停挥舞小手。
    保安也向我们挥挥手,又投入他的工作去了。
    我不知道美国之行会带给我什么,快乐的或是有趣的,但这次签证给我的感受,却是对人性的又一次深层审视。
    人性之光,带给人类以永恒的光明。
    在这光明中,愿善良的人们可以自由地出入这地球的家园。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华北地区 TOP10    游记攻略 TOP10
·古城——平遥之行
·“那里随处是风景” 金秋内蒙古克旗自驾游记
·北京至上海春节自驾游记
·万里走单骑--梦圆额济纳
·怀念旅行
·北京天桥剧场,大红灯笼高高挂
·开往春天的地铁
·内蒙札记–幽默的勃尔金特大叔/阿富汗总统
·北京鳞爪
·香港美食城圣诞大餐
·惠东平海白沙湖、巽寮湾游记
·72小时玩遍上海
·南海西岸,山涧碧水无暑天
·春节黄金周港澳自由行流水帐
·澳门一日游(珠海出发)
·邪毒的亚马逊河 我颤抖走入食人族部落
·纯净美丽的七藏沟 [组图]
·飞入高原我是一只孤雁
·广东漂流景区人气指数排行榜
·失落敦煌:到处是歌厅,满地的日本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稿件来源于其他媒体,本站转载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或来源机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您有任何版权方面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Copyright © 2006 Photo611.Net All Rights Reserved.